目前分類:家庭議題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回家的路有多遠?對《漫漫回家路》(Lion)裡的薩魯(Saroo)來說,這條路竟走了1/4世紀。

在學習飯店管理的課堂上,他介紹自己出生在印度的加爾各答,但因為被領養的關係,從小在澳洲長大。有同學開玩笑問喜愛板球運動的他:「那你支持印度隊,還澳洲隊?」,而這問題似乎也在試探薩魯的自我認同。「當然是澳洲隊。」薩魯笑著,很快回著說。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爸媽不在家」的圖片搜尋結果

一、新加坡電影《爸媽不在家》,金馬獎最佳影片。

若把家看作是間有形的屋子,人進人出,家始終是那個殼子,樣貌不會有太多變化。但若將家視為人與人間情感的連結,視為人際動力的運作場,它就成了一個有機體,人進人出,都在改變這個家的面貌,可能帶來新的能量,也可能帶來衝擊與破壞,可能帶來希望,也可能喚出陰影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存在就是一種錯誤。」曾聽過一個孩子這麼說,因為他的母親是父親外遇對象,以至於他對自己存在的意義感到困惑,對自己的存在價值充滿懷疑。

日本電影《海街日記》裡的高中女孩淺野鈴似乎也有這樣的心情,她的父親淺野愛上她的母親,因此離開原配與三個女兒。「我的存在就是對她人的一種傷害。」她也曾這麼說著,這個臉孔稚嫩的少女,身上彷彿背著父母留下的原罪,心思提早進入複雜的大人世界。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ぼくたちの家族」的圖片搜尋結果

「我最擔心的事情,就是這個家會四分五裂!」母親玲子一次無來由地突然在飯桌上這麼說著,但這話反映了她深的恐懼,同時也說著她最深的渴望。

玲子曾說自己的原生家庭並不幸福,因此當她結婚,有了自己的家庭後,她很希望這是一個幸福快樂的家庭,而確實,在這個家中,她是最努力在維繫家人情感的人。先生克明生性嚴肅、不善言辭,與兩個孩子也顯得有距離。大兒子浩介結了婚,與妻子深雪住在外頭,深雪的肚子裡懷著三個月大的寶寶,玲子曾抱怨媳婦深雪很少主動打電話聯絡,但深雪也曾跟先生浩介表示跟婆婆互動挺有壓力,卡在中間的浩介,工作與家庭兩頭燒,沈重的生活壓力,讓他臉上鮮少出現笑容,有也只是無奈的苦笑。小兒子俊平看起來弔兒啷噹、無所事事,在外地念大學的他,彷彿對什麼事都毫不在乎,與家裡聯絡就是要錢,家中也只有母親玲子最能跟他聊天,也只有他最能陪母親聊天。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神創造世界,只花了七天。」剩不到半小時就要上台,賈伯斯對還無法解決電腦展示問題的工程師這麼說。「下次再請教你,你是怎麼做到的?」工程師回。

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這個名字在這個時代,幾乎成為一段神話。他說過的話,彷彿是閃爍發光的寶石,是這代創業家奉為圭臬的金句名言。他被領養的身世、未完成的大學學業、在車庫裡開創蘋果電腦、被一手創立的公司給開除、到最後的王子復仇記,都已成為現代人常掛在嘴邊的傳奇故事。他打造的商業帝國,引領風潮,改變世界的面貌。而他的名字,就跟被咬一口的蘋果標誌一樣,成了不甘平庸、創新創變的符號,甚至對很多崇拜者來說,Steve Jobs差不多就是神祇的意思。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義大利電影《謎情三弦》(Un Ragazzo D‘oro) 由一幕黑白畫面開場,裡頭是一個父親拉起小男孩的手,讓男孩跳了起來,後來我們才知這幕是主角Davide的童年場景,當時因為父親這麼一拉,讓小男孩能夠一躍而起,最後拿下跳高比賽的冠軍。而這幕在電影故事裡是重要場景,後續的劇情可說是這幕的變型與延伸,整部電影除了這段回憶片段之外,這個完全沒現身的父親,卻像是擺脫不了的幽魂,纏繞在Davide的心靈。

長大後,Davide是廣告文案寫手,但這並非他的人生大夢,他更想成為一個作家,只是他的作品始終沒受到出版社青睞,多次遭到拒絕。而Davide的爸爸其實是知名的劇作家,寫過許多電影劇本,但那些劇本多被視為笑鬧膚淺的二流作品,對也想成為作家的兒子來說,這並非值得驕傲的事,反而有點怕受「盛名之累」,他不願跟父親有所牽連,深怕出版商認為「有其父必有其子」。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巴布狄倫(Bob Dylan)在他著名歌曲《Blowing in the wind》裡曾寫下這樣的歌詞。而電影《年少時代》可說是這句歌詞的體現,透過一個小男孩的成長步伐,彷彿看見一個男人的前世今生,那些像是碎片般的生活點滴,都雕刻著我們的臉孔,成了我們現今的模樣。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和她的小鬼們 / 黃柏威心理師

美國著名小說《麥田捕手》(The Catcher in the Rye)裡的主角在被問起長大的夢想時,他說了這段話:「我老是想像有一大群小孩子再一大片麥田裡遊戲的景象,成千成萬的孩子,沒有人在旁邊–我是說沒有大人–除了我以外。而我站在一個非常陡的懸崖邊。我幹什麼呢?我必須抓住每一個向著懸崖跑來的孩子—我是說他們跑著跑著卻沒有注意他們跑的方向,那麼我就從懸崖邊出來抓住他們。那就是我成天要作的事,我要做個麥田捕手,我知道那很瘋狂,但這是我真正想要做的事,我知道那很瘋狂。」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韓國電影《噗通噗通我的人生》裡的主角是罹患衰老症的少年韓亞凜,年僅16歲的他,卻有著80歲的外表,他沒上過學,但是喜歡讀書寫作,也許從小就知自己的與眾不同,對有限的生命他沒有憤世忌俗,反倒多份體諒與接納,他最大的心願是寫下爸媽的愛情故事,那是17年前一個噗通噗通的夏天,廣義說來,那正是亞凜會誕生於世的原因,是解答自我生命存在意義的一個答案。

亞凜的爸爸大洙是計程車司機,媽媽美羅是洗衣工,兩人在17歲那年相戀,並意外懷孕生下了亞凜。未婚生子的大洙與父親鬧翻,憤而離家出走,美羅也因此中斷學業,這對小情侶像被迫長大,他們的人生略過了與麻吉好友共度的青春年華,直接進到為人父母、辛勞養家的生命階段。彷彿快轉的人生難以不留一點遺憾,片中出現韓國當紅偶像團體少女時代的身影,或許就說明了主角的遺憾,看著老公大洙像個青少年似的喜愛著這些明星,美羅掉下了眼淚,「少女時代」一詞正像是美羅不曾有過的青春,小時候美麗的她也曾幻想自己是舞台上的閃亮女孩,但因為家庭,這些夢想早已離她遠去,年少的大洙夢想是當跆拳道選手,但現實的壓力,也讓他無法走在夢想的路上。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蕾貝卡是出色的戰地攝影師,她深入危險之境,拍下一張又一張戰火下的臉孔,她的照片精準捕捉人物的情緒與環境的氛圍,帶著撼動人心的力量。蕾貝卡彷彿就是為此而生,她用相機在記錄那些像是被上帝遺棄的地方、按著快門試圖改變世界,她的專業與敬業,也備受業界肯定與尊崇。

但電影不只將焦點放在戰地攝影師的工作內容,也讓觀眾看見了蕾貝卡的家庭生活,呈現她在職場與家庭生活裡的衝突與掙扎。家,對蕾貝卡來說,似乎不是生活最終的歸屬,反倒像是休養的中繼站,回家只是為了補充下次再出發的能量,但這樣的生活形態也帶給她許多無奈與遺憾,她錯過孩子們成長的重要時刻、也無法與丈夫共享生活裡的點點滴滴、喜怒哀樂。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電影《內布拉斯加》中,主角是一位自以為中了百萬獎金的老人伍迪,堅持要跨州前往內布拉斯加州的林肯市領獎。而任誰都看得出只是廣告噱頭的一張通知,卻成了伍迪的心之所向,不顧家人反對,像個老番顛似的,鬧著非上路不可,最後,在電器行工作的小兒子大衛,只好無奈地載著難搞的老爸,走上這條明知不會領獎的領獎之路。而當大衛問伍迪有錢之後要做什麼,伍迪的希望是有錢之後能買台新貨車和一具新的冷氣壓縮機。

伍迪在大衛心中並不是慈愛好相處的老爹,他長年酗酒、不太說話,說起話來則挑三揀四,個性又固執迷糊。而在碎碎念的母親的嘴裡,丈夫像是無用的廢人,鎮日喝酒看電視,對於他要領獎一事,母親更是不留情的諷刺說:「我不知道這混蛋有這麼想當百萬富翁,如果他趁早想到,還可以趁早努力。」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愛之名?

曾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影片提名的電影《黑天鵝》(Black Swan),裡頭有場戲令人印象深刻,從小在母親精心栽培下苦練芭蕾的妮娜,一天終於美夢成真,舞團宣佈她是新的天鵝皇后,將要飾演天鵝湖舞劇中白天鵝與黑天鵝兩個經典角色。妮娜得知消息後,開心地立刻打電話告知母親,當天回家後,興奮的母親買了蛋糕回家慶祝,但妮娜說自己現在不能吃蛋糕,沒想到母親瞬間變臉,說那就不要吃了,然後走向垃圾桶,作勢丟掉,這時害怕的女兒嚇得只好配合母親,表示自己可以吃。於是,母親才又恢復笑容,女兒的嘴角也才跟著母親上揚。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山田洋次執導的《東京家族》是向小津安二郎《東京物語》致敬的作品,已是經典之作的《東京物語》敘述住在鄉下的平山老夫妻,風塵僕僕到了東京來看成年孩子的種種經歷,影片呈現了大戰過後的日本生活,也反映著新時代裡日漸疏離的親子關係。過了六十年,《東京家族》將故事架構搬至今日,再次透過平山夫婦的東京之行,說著日本社會的變與不變,也娓娓道出當代社會的家庭圖像。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比利時導演朵西芳丹‧貝琪(Dorothee Van Den Berghe)執導的電影《刺蝟與女王》(My Queen Karo),以70年代荷蘭的佔屋運動為背景,透過10歲小女孩卡蘿的眼睛,看見在奔放喧囂的時代裡,一個比利時移民家庭的面貌。

卡蘿的父親哈文,帶著妻子妲莉亞與女兒卡蘿從比利時來到荷蘭,到這個哈文稱為「可以為所欲為的國度」。當時的阿姆斯特丹因為房價過貴,但又有過多的閒置空屋,因此許多人以居住正義之名發起佔屋運動,他們佔領閒置的空屋,開始在裡頭生活。而這正是哈文心中大夢,崇尚自由理想、不願服膺主流社會的價值、不願做資本主義奴隸的他,帶著家人與朋友,佔領了一間空屋,他們過著沒有隔間、沒有圍牆的生活。對哈文來說,好像回到了創世的伊甸樂園,那是一個赤身露體也不必害羞的年代,盡興是在這生活的最高原則,這是他們的烏托邦,眾人一同狂歡、飲酒、做愛,擺脫一切會束縛他們的遊戲規則。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改編百老匯舞台劇的同名電影《八月心風暴》(August : Osage County),描述一場發生在美國西部奧克拉哈馬州的家庭風暴。梅莉史翠普飾演的主角薇奧利特是位患有口腔癌,脾氣暴躁、說話刻薄的母親,同時她還有藥物濫用的問題。她與結婚近一輩子的先生畢佛利同住,他們有三個女兒,都已長大離家,其中小女兒艾薇住在老家附近,可以就近照顧兩老,另外兩位姊姊芭芭拉與凱倫都在遠處,過著自己的生活。直到父親自殺過世,全家人回到這酷熱小鎮,八月天的一場喪禮讓埋在這家裡許多的未爆彈一一引爆,而這個像是被轟炸過的家,已不再是座安全堡壘,每個人在這裡都受了傷。家,成了他們最不想回來的地方。

畢佛利過世前在家讀著T.S.Eliot的詩句,那句「我們圍繞著帶刺的梨樹旋轉」(Here we go round the prickly pear)幾乎就象徵了這家的模樣,而薇奧利特就像帶刺的梨樹,說話雖然直率坦白,但在每個聽者的耳裡,聽見的卻是尖酸刻薄的話語,她總是踩著妳的痛處,不讓妳有一絲喘息的機會。因此大女兒芭芭拉與老公分居不敢告訴她、艾薇罹患子宮癌也不敢告訴她,她們知道說了之後得到的不會是同理與支持,她們聽見的會是訕笑與批評。如艾薇自己說的,她可不想被母親當瑕疵品看待,為了不被母親的刺給弄傷,她們早已學會保持安全距離,而這正是帶刺的代價,女兒們不是不關心薇奧利特,只是靠近的時候總換來自己滿身的傷痕,她們離家,不是不愛父母,只是她們得要維持自己的完整,沒有人能永遠圍繞著帶刺的梨樹旋轉,就像這家過去所養的鸚鵡,每一隻都極其短命,因為沒有一隻鸚鵡能夠承受這地的酷熱,薇奧利特堅持不開冷氣的結果,就是讓鸚鵡無法生存。其實,不僅鸚鵡,家人也是如此,薇奧利特的態度,讓每個人都帶著眼淚逃離她。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2年倫敦奧運的閉冪典禮上,響起了約翰藍儂的名曲《Imagine》,已經過世32年的他,此時現身在會場的大螢幕上,與全場的觀眾唱著這首歌曲。這位因為披頭四而走紅的搖滾巨星,曾被英國民眾選為百大偉大英國人第八名的流行音樂人,如今他的臉孔,已成為愛與和平的象徵,邀請著我們一同與他加入和平大夢的行列。

而電影《搖滾天空:約翰藍儂的少年時代》(Nowhere boy)則以約翰的青少年時光為背景,不僅讓我們看見披頭四成軍前的模樣,也看見約翰與母親之間的糾結情感,看見其中的痛苦與掙扎又如何形塑了這位搖滾少年的生命。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號房的禮物》是韓國影史上最賣座的電影之一,故事描述智能遲緩的男主角李永谷,因意外捲入姦殺女童事件遭判刑入獄,傻理傻氣又無法清楚表達事實的他,一路遭到誤解,被視為罪不可赦的殺人兇手。在監獄服刑時,永谷最大的牽掛就是一直與他相依為命的六歲女兒研思,單純的他,一心只想見到女兒,口裡喃喃念著都是研思,手裡寫的也是她的名字。

直到永谷救了獄中老大一次,才讓獄友們對他改觀,甚至為了回報他,竟偷渡研思到了獄中,一圓永谷的心願,監獄裡的七號房,成了父女相聚的場所,原是關犯人的冰冷牢房,在小女孩的眼中,此刻也成了一座溫暖有愛的天堂。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養了多年的孩子,其實不是自己的親身骨肉,而你的孩子現在生活在另個家庭,這時的你,會怎麼辦?

一通來自醫院的電話,讓野野宮良多(福山雅治飾)面臨了這樣的處境。六年前,當時的護士,為了發洩情緒竟然調換兩個家庭的嬰兒,六年後她吐出真相,但留給這兩個家庭一道難解的習題。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若把家看作是間有形的屋子,人進人出,家始終是那個殼子,樣貌不會有太多變化。但若將家視為人與人間情感的連結,視為人際動力的運作場,它就成了一個有機體,人進人出,都在改變這個家的面貌,可能帶來新的能量,也可能帶來衝擊與破壞,可能帶來希望,也可能喚出陰影。

新加坡導演陳哲藝的第一部長片《爸媽不在家》,呈現現代家庭的一種圖像,當父母為著生計打拼,不只家務勞動的工作落在幫傭的身上,她們還扮演了照顧與陪伴小孩的角色,他們接送小孩上下學、煮飯給小孩吃、幫小孩洗澡、陪孩子玩耍、睡覺等等,雖然這些看來都是小事,但這些小事都是培養感情的時刻,這些小事的集合其實都是情感的累積,形成一段穩定與信任的關係,而這正是一個孩子在成長中所需要的養分。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太陽的願望是什麼?
摘下陽光美少女選拔的后冠?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