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代表阿根廷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電影《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Wild Tales),是集合六部短片的黑色狂想曲,雖然每片時間短,主題不同,但同樣的是每段故事發展都充滿轉折,高明的敘事技巧,帶領觀眾一步一步看著主角走入瘋狂,一路狂奔至最後的結局,那是在故事第一幕出現時你絕對想像不到的結局。

第一段故事從一位美麗女士拎著行李箱開場,地點在機場,因為她收到免費機票,準備登機展開她的旅行,上機後,鄰座的男士與她搭訕,看似一段愛情故事的序曲,沒想到兩人一聊,發現驚人的巧合,甚至全機的人原來都與一神秘男子有所關連,而他們唯一的共同點竟是,他們都曾傷害過那名神秘男子,影片從此氛圍急轉直下,從浪漫到懸疑,神秘男子全片都沒現身,卻讓這趟班機駛向他生命中受傷的起點。

每一段的故事都讓觀眾有著峰迴路轉的體驗,當你以為這是愛情故事時,結果是魯蛇(loser)的復仇記;當你以為這是小蝦米終究要被大鯨魚吞噬的情節,結果是官逼民反、狗熊變英雄的傳奇逆轉之旅;當你以為這是有權勢的富人踐踏司法的案子,結果原來有私心的不只這位富人,這樁司法案件竟成了喊價的買賣行為,荒謬的發展,直到最後看到受害人家屬追打「加害者」,那不僅是受害者的唯一出口,看著這些玩弄司法的權勢人物,叫人無奈,無權無勢者唯一的武器,只剩下拳頭而已,但叫人唏噓的是,他打的人其實也是另個一弱勢的「受害者」。

有些故事說來誇張,像是在現實世界裡不可能發生的超現實劇情,但那是人性陰暗面的極致狂想,在飛機失速急墜的同時,觀眾的心情除了震驚,卻又能感覺一絲暢快,它好像釋放了我們的陰暗心靈,那些長期被壓抑在道德理智下不得見光的幽暗心流。借佛洛伊德的話說,編劇彷彿替這些角色解開「超我」的束縛,電影的魔法讓我們一瞥人性「本我」出籠的模樣,實現部分只能存在幻想的慾望。

因此被視為魯蛇(loser)的人,把他的失敗歸咎在生命中曾經帶給他挫折的人們,要他們一同陪葬;被政府欺壓的工程師,讓炸彈宣泄自己對公權力執行的不滿;在婚宴現場才得知老公有外遇的新娘,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並狠狠數落新郎的媽寶性格。

在幾段故事裡,出籠的「本我」,那就像狂暴的猛獸,帶來無情的破壞,或像饑餓的禿鷹,露出其貪婪的本相。故事滿足了一部份的我們無法在真實世界裡實現的黑色願望,但看著螢幕裡的「本我」盡情展現的時候,似乎也讓我們慶幸我們不是如此生活著,電影給了我們替代性的補償,但同時也像一部警世寓言,提醒我們更要小心處理自己的陰暗之面。

其中一個故事,是餐廳服務生在餐廳遇見傷害自己父母的仇人,她心裡想要報復,但她並未真的去做,反倒是她的同事捅死了對方。看整部電影的我們,其實就像這個餐廳服務生,看著別人做著她不敢做的事,看著一齣鬧劇或悲劇在眼前上演,雖然仇人死了,但她不忍對方的兒子也目睹這一切,最後她坐在一旁陪伴他,這是電影裡溫暖的一面,其實導演不只要我們看見人的黑暗與荒謬,其實也提醒我們人性也有善良與溫暖,雖然我們常常內心陷入交戰,但究竟要像最後一段影片裡從歡喜到破碎、又從破碎到重圓的夫妻,得要自己站出來負責自己搞砸的下場,要站出來決定自己的下一步,是要任慾望流竄,還是往一個更好的方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