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特的工作鎮日窩在幽暗的底片房裡,那是「Life」雜誌社的照片部門。雖然這家知名雜誌社的格言是「開拓視野,看見世界,貼近彼此,感受生活,這就是生活的目的」。(To see the world, things dangerous to come to, to see behind walls to draw closer,to find each other and to feel. That is the purpose of Life!)但諷刺的是,這具冒險特質的企業文化,對奉獻大半歲月給工作的華特來說,卻像是遙不可及的生命彼岸。

 

他的打扮拘謹,個性保守,日日計算著自己各項的財務收支,生命的各種體驗與可能彷彿都只成了記帳本上加加減減的數字,那這些數字像是他的生活裡的最高指導原則,當然看來也就無冒險精神可言。在感情世界裡,他雖心儀公司裡的女同事,但卻始終不敢將自己的心意直接向對方表達,這畏縮的姿態,其實就是他的生活寫照,在他人眼中,華特顯得無趣與乏味。

 

唯有在白日夢裡,華特才脫下平日一身的拘謹,在那個世界裡,他飛天遁地,超越了常人肉身的限制,看似誇張,但這樣的強度似乎也能反映著現實生活中被壓抑的狀態,唯有在白日夢中,他才能衝破現實裡囚禁他的圍牆,採取他內心真正欲要的行動。

 

然而究竟是什麼原因讓華特只能在幻想中滿足自己的願望,卻無法付諸在真實的生活裡?電影給了一個線索,是關於華特的父親。

 

原來,以前的華特並非像現在這樣拘謹與保守,青少年時期的他是個滑板高手,甚至還留著一頭勁爆的髮型,與父親有著很親密的關係。直到父親突然過世,還來不及處理悲傷的他,就因擔心家計開始打工賺錢,而打工的地點卻是和父親一詞有關的「約翰老爹」(PAPA JOHN)速食店。這天起,他的人生變了,他剪了頭髮,收起了年少的張狂,提早進入所謂大人的世界。原本的他消失了,然後一點一點地變成了現在的模樣。

 

雖然父親的角色,在整部電影中都未現身,只用照片與對白帶過。但電影中還是安排了幾個父親意象的設計,其中一個化身就是攝影師尚恩。尚恩是雜誌社的王牌攝影師,16年來他都指名要華特來處理他的照片,兩人雖從未真正碰面,但尚恩對華特有充分的信任。這位為了拍出經典照片時常出生入死的攝影師尚恩,代表了華特嚮往的冒險精神,也像是他的精神導師,召喚著他踏上冒險之路。尚恩對華特的信任、肯定、引導,都是失落父親的影子。

 

再來是滑板,那是華特青春年代最鮮明的記憶,是與父親關係的重要連結,他在冒險途中重新拾起滑板,在激昂的樂聲中,彷彿找回過去充滿神采的自己,那個為了生存而遺落許久的自己。電影中第一趟冒險之旅的終點,竟是冰島的「約翰老爹」速食店,這樣的安排絕非巧合,華特在此感觸良多,一層意義是他找回那個被父親接納的自己,他看見了自己在父親過世後的生命姿態,而再次回到那個生命劇變的起點,這次,他有機會解除了當初捆綁生命的封印,他的生命開始不同了。

 

從此,華特也越來越少做白日夢了,因為現實生活裡的他,已經越來越能面對自己心中真實的願望,不是非得寄託于幻想才能實現,透過真實的冒險,他走出過去生命的結。

 

電影中,華特是為了要找到遺落的第25號照片,不得不踏上旅程,去尋找行蹤飄忽的尚恩,但這趟旅程改變了他,其實他要找回的不是那張照片,他在找尋的是失落的父親,找尋的是被認同的自己,而這是所有公路電影的主題,不論路途涉足多遠,最重要的都是心靈成長的軌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