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伊拉,與丈夫拉吉結婚幾年,倆人有個年幼的女兒。拉吉的工作繁忙,時常外出,但即便在家也是盯著電視、滑著手機,伊拉總想找些事引起他的注意,不過老公不是不解風情,就是輕忽地敷衍回應,這讓整天操忙家事、洗衣煮飯的伊拉感到寂寞,而她想到改變的方法,正是呼應那句古老諺語:「要抓著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他的胃」,她想做出如劇中阿姨所說「男人一吃下,就會為妳蓋座泰姬瑪哈陵」的美味便當,希望藉此重燃拉吉對婚姻的熱情。

只是送便當公司搞了烏龍,伊拉努力做的愛心便當沒有進到老公的胃,卻是到了陌生男子費南德斯的嘴裡。隔日,伊拉在便當盒裡留下字條,而費南德玆也回應了,沒想到這一來一往的字裡行間,建立起兩人特別的情誼。

費南德斯是即將退休的男子,在同家公司裡工作了35年,做事忠實可靠,不過與人沒什麼往來,甚至同事口中的他還有點冷酷無情。結婚十多年的老婆已經過世,夜晚的他總是在陽台抽著菸,望著對面鄰居家裡的互動,相形之下,他更顯孤僻,但似乎那就是他的生活姿態,他有點孤芳自賞,與人保持距離,他對在家門口玩球的小孩表現不耐、對準備接他工作的熱情同事顯得冷淡疏離,而他還正計劃過著離群索居的退休生活。

起初,對於伊拉的字條,費南德斯的回應也顯得無禮,什麼也沒說的他,竟只說菜煮的太鹹,套句流行的話,他只想到他自己,像是所有的感受都被封鎖似的,這時的他仍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但慢慢地,伊拉的廚藝,不僅觸動了他的味蕾,彷彿也喚醒他沈寂已久的感官與知覺,堅硬的心房被香氣與美味敲開,他開始回應伊拉信裡的問題,甚至開始他停下腳步注視周圍的世界,他注意到路上許多人為了省錢,只吃香蕉當午餐。當他在信裡寫到他在路邊畫家的畫作中看見了自己時,似乎也象徵他也找到了自己,看見了自己在世界裡的樣子,看見自己與世界有所連結。

而費南德斯的回信,也像一股活水湧入伊拉乾凅貧瘠的生活。伊拉所做的事都是在照顧老公,可是卻又得不到先生的友好回應。她看著自己的母親與阿姨,她們的人生都像是奉獻自己,照顧長年重病臥床的先生,但她的先生可不是缺乏行為能力,伊拉也可渴望被關心,她的生命也需要被愛滋養,她的阿姨與姨丈至少還有一檯電扇,能讓空氣流動,可是現在的她就像是枯萎的花,等不到人來澆灌。於是便當盒的字條,也成了伊拉的救贖,不只是終於有人回應她、欣賞她的手藝而已,當伊拉寫信的時候,也是自我敘說與整理的時刻,透過書寫,他們不僅看見了彼此,也看見了自己。

很喜歡劇中有句台詞:「因為有人可以訴說,有些事情才不會忘記」,這話表達了「訴說」的意義。生活的回憶、日常的經驗,這些一點一滴,其實都是生命的底,如果它沒被記得,我們很容易會迷失自己。訴說,幫助我們不會忘記,訴說,也幫助我們找回自己。而從沒正式見過面的兩人,也因著訴說與傾聽,開始人生的新頁。

伊拉決定不再只過討好老公的人生,她要為自己好好的活,追尋自己的快樂,原想要退隱山林的費南德玆,回到了人群裡,開始與人建立有溫度、有情感的交流。一個送錯的便當盒,後來都改變了他們的命運,回應了劇中台詞:「有時搭錯車也會到對站」,生命的錯誤,也有可能開啟我們的新機會。

如今網路時代,我們享受人際間即時性的互動、用表情符號傳遞我們的心情。但看見電影中兩人傳統式的書信互動,那種含蓄古典之美,依舊帶給人們溫暖,人與人的交流,在於真心,不在於工具。

或許你想問的是,他們兩人算是精神出軌嗎?電影其實很小心在處理這議題,故事讓拉吉外遇在先,削弱了人們對伊拉會貼上的負面道德標籤。兩人的對話也朝著改善伊拉婚姻生活的方向前進,並透過其他配角的故事,肯定婚姻與承諾的價值。最後還讓兩人只是生命裡的過客,而不是歸人。導演謹慎地讓兩人關係不落入此爭議裡,愛情或許不是她最想說的,她更想說的是每個人心底都期待被了解、被滋養,而婚姻不一定是理所當然的唯一答案。

有時搭錯車也會到對站。伊拉與費南德斯的另類相遇,其實也說著我們期待與人深刻連結的渴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