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生命成長的養分,關於愛的情感也是生命中最難以抹滅的記憶,但如果有一天,這些記憶都被奪走和否認了,生命要如何走下去?日本電影「第八日的蟬」透過女孩惠里菜的旅程,呈現一段極為動人的生命故事。

希和子懷了有婦之夫秋山的孩子,但發生外遇的秋山希望情人墮胎,希和子在她的哄騙下選擇墮胎,但卻也因此罹患子宮沾黏症,一輩子無法生育。而這時秋山回到懷孕的元配身邊,頓時失去一切的希和子傷心欲絕,希望能親眼見到秋山夫婦的新生兒一面,像在心中能與過去告別似的,從此開始新的人生。一日她趁著秋山夫婦外出,潛入入其家中,終於見到了惠里菜,這個秋山家的新生命。一時間,希和子竟決定抱走這四月大的女嬰,她將女孩取名為薰,正是當初她為自己肚中胎兒取的名字,但這一刻起,她也成為眾人眼中的綁架犯,只好四處流浪、隱身埋名,盡她所能的照顧小女嬰,把握著和薰著過一天、算一天的「母女」生活。

在薰四歲的時候,希和子的行蹤意外曝光,警察強行帶走了希和子,也將薰帶離這個她有記憶以來的「媽媽」身邊,回到她的原生家庭,她又變回了惠里菜,只是這家庭不是過去滋養她長大的環境,她生命中最初的愛全是她父親的情婦所給,也正是她生母此生最痛恨的人。生母以為找回了自己的孩子,但這孩子卻是認同自己的情敵,生母幾乎面臨崩潰情緒,而這更是惠里菜的生命難題,他人眼裡理所當然的家,卻不是她生命中愛的記憶,她所認同的母親,那個在生命中真心為她付出的人,卻又是一個和有婦之夫發生婚外情,然後奪走對方孩子的女人。這也影響著她的自我認同,她難以為自己的生命找到一個圓滿的解釋,究竟她是薰?還是惠里菜?這自我認同的困難型塑了她日後冷漠疏離的個性,她說她從來沒打算恨任何人,其實她只是默默吞了所有難解的情緒,但那些情緒也讓她活不出生命該有的樣子了,甚至她也愛上一個有婦之夫,肚子裡也懷了他的孩子,上一代的故事,此刻彷彿在她身上重演。

對惠里菜來說,她的生命是失了根的,那些真實的回憶、情感的連結,親密的社群生活,全盤遭到親生父母的否定,直到一位女記者來訪,和她重新造訪過去和希和子生活的地點,才一點一點找回生命中被愛的痕跡,她雖然沒打算恨任何人,但其實她也沒真正接納過她們,這一次,她才真的有勇氣去看自己生命的回憶,真正的和過去的自己和解了。她流淚了,像是終於可以說出自己對希和子的想念,她知道自己是值得被愛的,現在,自己也可以去愛人了,宛如第八日重生的蟬,見到生命的不同風景。

電影開頭是兩位母親在法庭上的答辯證詞,是法官要作判決的場景,但隨著整片劇情的展開,導演彷彿也在告訴我們,生命裡真實所感受的情感經驗有時是難以在法庭上有個黑白分明的判斷,而到最後,你發現眼角的淚水其實已經模糊了法律的界限,我們難以說出個是非對錯。只是相較片中女人展現堅強的生命韌性,但這些惹事的男人彷彿失能地不存在般,或許也是導演對男性的無聲批判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