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情事」的圖片搜尋結果

經歷女友莎夏意外過世的勞倫斯,試圖想走出失落的悲傷,但只要一想到她,眼淚還是忍不住在眼眶裡打轉。

那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柏林夏日午後,離開染坊的莎夏,走在灑滿陽光的草地上,當一旁的人們還在嬉戲、享受美好時光的時候,莎夏竟在長鏡頭的畫面裡忽然倒地,安靜地畫下生命句點。我們不過才剛從電影裡接觸她的日常生活,才剛對她有所認識,卻又冷不防地要我們與她告別。觀眾的錯愕,或許是導演的刻意營造,因為那正是莎夏家人的感受、是勞倫斯難以承受的心境。

愛人遽逝的悲傷,該如何面對呢?

電影沒給我們神奇魔法,只給我們三段時間、三個城市裡的夏天,而陽光還是閃耀,夜晚依舊迷人,周遭環境裡的人們臉上總是帶著喜悅,原來這個世界從沒因此停止運轉,縱使悲傷早已讓我們的心花枯萎。

第一個時間點在柏林,是莎夏過世的那幾天,莎夏家人從法國前來處理後事,他們表現出的堅強與對勞倫斯的尊重與關心,讓勞倫斯感到溫暖,但相形之下,勞倫斯也自責自己的軟弱與無能,甚至他對莎夏的妹妹柔伊也產生了複雜情緒,柔伊與莎夏相似的神情,讓勞倫斯不敢正視她,一方面那是觸景傷情之感,另一方面,那也是一種曖昧難以言說的移情,他究竟是想念莎夏,還是柔伊也讓他動心了。但莎夏才剛過世,如果他就對柔伊產生情感,這肯定是種難自己接納與理解的感受,也許也是如此,柔伊在後來的劇情說她覺得勞倫斯似乎刻意在避開她。

這個夏天,柔伊似有似無地進到勞倫斯心裡,但那是難以面對與看清的矛盾感受,柏林的陽光溫暖但也傷人。而這時還有一個女性友人茱恩陪伴他,她陪他散步、陪他去莎夏工作的染坊認識莎夏的工作生活,她聽勞倫斯說出心底的複雜感受,說來,她是悲傷時候我們最想要的陪伴者。

第二個夏天,在莎夏過世的一年後,勞倫斯到了巴黎,拜訪了柔伊。勞倫斯過得並不好,他停止了自己的創作,對他而言,時間彷彿還停在去年的夏天,他的心時常也駐足在那。但他已能跟柔伊說出自己的悲傷,他希望柔伊幫度過難關,對柔伊來說,其實情況也是,姊姊的過世同樣是巨大打擊,與勞倫斯的互動有一部份的意義彷彿也是跟逝去的姊姊連結,因此她與勞倫斯分享自己與莎夏共同的糗事,此刻的他們互相療傷。

愛情好像在他們之中悄悄發芽,但誰也沒說明說澄清些什麼,柔伊當時還有個若即若離的丈夫,兩人已經分居,但還維持著婚姻關係,說來,又是一道隔在兩人關係之中的高牆。

第三個夏天,來到勞倫斯現居的紐約,時間又過了一年,勞倫斯在姊姊工作的店裡認識裡頭的員工伊妲,勞倫斯對她的示好,似乎也說著雖然愛情逝去的痛苦還在,但他已經願意敞開自己,他清理了心房,騰出了空間,讓女孩可以進來。

而柔伊正巧也到美國拜訪勞倫斯。其實這時的柔伊已打算跟丈夫離婚,或許這趟旅程是她給自己的機會,她想確認彼此的心意。勞倫斯確實對她很好,借了車去機場接她、提供自己的屋子給她住、做她在紐約的導遊,紐約的陽光把他們照的神采動人,他帶她去聽音樂,可是就在這晚,柔伊也看見勞倫斯眼底對伊妲的愛意。

那個晚上,獨自回家的柔伊,在房裡哭了。或許她曾抱著期待,但原來那是一場難以觸及的夢。這時的她,打電話回法國,跟家人說自己很好、勞倫斯很好的景象令人有些心疼,其實她需要的聽見家人的聲音,那是此刻最需要的陪伴。

勞倫斯曾好奇柔伊與丈夫的關係,他曾形容「你們好像在一起,又好像沒在一起」。但從某方面說來,勞倫斯與柔伊的關係,何嘗沒有類似情況,他們之中好像曾經靠得很近,曾經互有好感,但時又保持距離、時又讓彼此走遠。

旁人看了可能覺得可惜,但生命之輪繼續推著他們往各自的人生前進,愛情曾在他們之中淡淡地來,如今也在他們之間好好地去,他們在機場深擁告別,那是優雅動人的情感,他們尊重與接納彼此,不論如何,他們的心裡,都曾為對方留個一個位子,不論如何,他們都陪伴著彼此的脆弱過。

很喜歡這部電影裡的緩慢與沉靜氣氛,它沒有喧嘩的情節,只有日常的生活與對話,它沒有脫離現實,它讓你時刻都處在生活的情境裡。也許,你覺得無情,世界沒有為你的悲傷停下腳步,陽光熱度甚至沒有半點消退、周圍人們的笑聲也沒有為此減少。但有時,我反而覺得這是一種接納,世界繼續著自己的步伐,可是那感覺不是對我置之不理,而是那是它的另一種溫柔與包容,它不過度介入我的世界,它讓我有自己的空間與時間處理,就像裡頭勞倫斯遇到的人們,他們沒有否定他的悲傷,但也沒過度涉入,只是在他需要的時候,陪伴著他,對我來說,他們展現出高度的尊重與接納,將人為之動容。

就像城市裡夏日的陽光,雖然太陽很遠,但你依舊感受它的溫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