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導演Steve McQueen執導的電影《自由之心》(12 years a slave),拿下第八十六屆美國奧斯卡金像獎的最佳影片,故事改編同名書籍,而那正是作者Solomon Northup將自己12年黑奴生活的親身經歷所寫下的自傳作品,。

1841年,原是自由人身份的Solomon,遭欺騙綁架被賣至南方成了奴隸,他失去家人、工作、甚至連名字都莫名地被改為Platt。當他向白人表明自己身份時,立刻遭來對方無情的鞭打,一鞭一鞭打在身上的痛像是要讓人忘了自己是誰,讓人放棄自己身為人的尊嚴,相信自己真的只是奴隸,命運是掌控在主人的手中。

片中寫實地拍出當時黑奴的處境,不分男女老幼如牲畜般集體洗澡、赤身排列如貨品展示般的供人喊價販賣、男性黑人遭到勞力的剝削、有姿色的黑人女性則可能淪為白人僱主的性奴、違背主人命令會遭任意毆打鞭行、甚至吊刑。後來有首知名的黑人歌曲「奇異的果實」(Strange fruit),歌詞描述著樹上掛著奇怪的黑色果實,其實指的就是慘遭吊死的黑人。

導演也赤裸地呈現這些畫面,讓觀眾直視那被鞭打炸裂的皮膚,直視著受壓迫者眼神裡的絕望與痛苦。劇中特別的一幕是,當Platt受到白人惡霸的吊刑凌虐之後,雖然有其他白人趕走了惡霸,但仍不敢將他放下來,那條套著脖子的繩子將殘弱的身軀一直吊在樹上,他僅能奮力用腳尖儘量踩到土地,而那是保存性命的唯一姿態了。時間從白天到黃昏,背景的人物來來去去,他還是掛在樹上,包括其他的黑人同伴視若無睹繼續自己的工作,等到主人回家之前,沒有人敢做什麼。透過長鏡頭的畫面,我們不只看見Solomon的無助與孤寂,也看見種族歧視的文化與制度底下,所有人們的無助與困境,沒有人能伸出援手,環境與制度之惡,早已奪去了所有人的人性。

導演也安排一段劇情是,同為奴工的女人在半夜挑逗睡在旁邊的Solomon,兩人順著生理的感覺,開始撫摸著彼此的身體,但不久後女人即轉頭哭泣。這同是環境底下的悲歌,他們沒法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身為人的慾望也只能這樣流動著,人性的需求,在惡劣的環境裡也只能用如此卑微的方式表達著。

人人真的生而平等嗎?歷史告訴我們,人類有好長一段時間並非如此,這是條漫漫長路,即便白紙黑字就寫在立國憲法的美國,實況也非如此,片中Solomon最初被綁架的地方,就在華盛頓,鏡頭還特別帶到遠處的國會大夏,但沒人聽見暗處底下黑人的哭喊。而白人和黑人讀著同一本聖經,卻對誰是上帝的子民有著截然不同的詮釋,甚至還假上帝之名,來鞏固這樣的主僕權力關係。

歧視的心態背後似乎也反映著恐懼的心理。白人監工因恐懼Solomom表現得比自己更聰明,可能取代他的地位,而心生不滿凌虐對方。白人主人太太因為恐懼老公愛上黑人女奴,因此更加殘忍對待女奴,白人主人擔心自己的女奴被別的白人搶走,對她更加以施暴。歧視的背後有種被取代的恐懼,或是自己其實和黑人一樣的恐懼,為了不被取代或是要證明自己和黑人不一樣,用的方式就是歧視與控制。

歧視,從我們的社會消失了嗎?我想只要我們沒有真實面對心裏的恐懼,那樣的恐懼就會肆意發展而變成了魔,吞噬了人性的價值,那麼,歧視永遠也不會離去,來自棉花田裡的悲歌,依然在這個世界裡唱著。

但我們不該忘記這些在漫漫黑夜裡熬成的生命之歌、它們是暗夜裡的明星,一閃一閃在天上帶來亮光,一閃一閃帶來生存的希望。讓它繼續唱著吧,直到我們不再恐懼與害怕,直到我們發現彼此都一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