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到晚躲避炸彈空襲,一覺醒來可能就人事已非的戰爭日子,你會說那是美好時光嗎?或許不會吧!活在如此殘酷無情的世界裡,怎能說是美好呢?但英國電影《他們的美好時光》(Their Finest)竟以美好為題,刻畫在戰爭底下人們生存的模樣,它想告訴我們,美好與否,或許不是來自外在環境,而是取決於人們回應外在環境的行動。

 

故事背景在1940年二戰期間,當時英國才剛救回困在法國敦克爾克的33萬前線士兵,其中有700艘民間用船參與的救援行動,更是為人所樂道,而政府希望電影公司能拍出相關作品,透過電影的感染力來鼓舞英國國人的士氣。但對電影工作者來說,當時的情況或許不是太「美好」的創作環境,他們寫的作品不只要娛樂大眾,還肩負了政令宣傳的功能,因此故事裡頭有時還得加入無關緊要的情節,來做「政治正確」的置入性行銷。而關於這部敦克爾克救援的電影也同樣受到政府的「關注」,官方電影局時不時要來追蹤劇組進度,連國防部都會揍一腳來介入劇情設計與走向,像是他們希望此片能外銷美國,讓美國也願意支持英國參戰,因此要求故事加入一美國人角色,而且連人選都幫你指定好了,更慘的是,這個人根本不會演戲,對劇組人員來說,這些都像是接二連三的災難,尤其對劇中編劇來說,更是如此,他們不停修改原本構想的劇本,以配合外界的要求,但也不可能只滿足外界要求,而將作品淪為缺乏連貫、缺乏整體性,而難以自圓其說的影片,他們還是得在這些框架下,努力地連結所有元素,將故事變得合理與有趣,在受限的情況下,寫出動人的作品。

 

而這正是編劇的專業吧!你也許難以擺脫外在環境給的限制,但是你得用自己的創意與才華去回應這些挑戰。而對身為編劇的女主角Catrin來說,挑戰還不僅如此,身為女性的她,在當時的工作環境中並不被重視。同事男主角Buckley曾對她說,會找她來寫劇本是因為故事中需要女生聊天的「廢話」,甚至在辦公室裡,Catrin連個像樣的座位都沒有。但Catrin的才氣,總有辦法化危機為轉機,不同於其他男性劇作家硬碰硬的思維,Catrin有一種能在不同事物間尋找連結的能力,彷彿都能用細膩內斂的情感當針線,穿梭在不同的織布裡,織成了一件美麗的衣裳。就當由英國男星Billy Nighty飾演片中的資深演員Hilliard對自己將要飾演的酒鬼角色有所不滿時,也是靠Catrin的說服,讓這名大演員心服口服,願意投入演出。

 

Catrin 怎麼做到的呢?因為她看見別人沒看見的故事,大家只看到這角色是個酒鬼,但是她看得更深,她看見這酒鬼背後的痛苦與無奈,因此對她來說,不是一個負面形象的角色,而是一個擁有複雜情感、更需要演員投入才能精準詮釋的角色。這是Catrin的非凡眼光,她有著劇作家的細膩心思,她也漸漸獲得他人的尊敬與看重。

 

電影焦點除了戲中戲的製作與拍攝外,另條支線是放在CatrinBuckley的曖昧情愫上,兩人互動風趣且有火花,但Catrin已有所屬,她和一藝術家男子在一起,而在死亡隨時都可能發生的戰時,Catrin自己買了戒指,與對方互稱夫妻,一方面可以避免當時保守社會的批判眼光,一方面也可說是對於不安戰局的一種安心回應吧!直到發現對方外遇,Catrin才發現自己以為的安心,對方並非真心珍惜,她傷心地回到片廠。這時Buckley才向他傾吐情意,但Buckley的告白又太直接與魯莽,一時Catrin難以接受而拒絕,這時兩人關係也變得僵硬緊張,但她不愧是電影編劇,後來的她,用了自己最擅長的方式,將兩人對話變成了劇本場景,藉此來表達歉意與情意,裡頭真摯又內斂的情感,很難不叫人動容。相較於男性的粗魯與直白,你更見女性在表達上的細膩鋪陳與溫柔。

 

同時,這樣的細膩與溫柔,也帶進了劇中敦克爾克救援的電影,像是主角為女性,像是對白帶入更多情感等等。我想這也是電影後來之所以打動人的地方,因為人們在那當中看見了真誠的情感,而那喚起我們內在的感受,兩者相互呼應。

 

當然,電影也表達了戰爭時期的無常,Catrin也因為這樣的無常,悲傷喪志。老演員Hilliard前來鼓勵她,希望她繼續創作劇本,但那時的她無力抵抗無情的世界。而Hilliard的回應很動人,他說:「我們之所以有機會做現在的事,那是因為年輕男子都上戰場了,如果我們因為傷痛而放棄機會,不就輸給命運了嗎?」。Hilliard回應了命運給他的功課,他繼續演戲,用自己的表演打動人心,他也希望Catrin用此方式去回應時代給她的挑戰。他最後給她的建議是,去看那部她們拍的敦克爾克電影吧!原來太過傷心的Catrin,根本不敢去看這部拍好的電影。

 

說起來,真正救贖她、療癒她的是這部電影。她聽了Hilliard的建議,當她在戲院裡頭跟著其他觀眾一起笑、一起哭,她親自感受電影巨大的魔力,她也看見自己的作品能夠感動別人,於是她願意繼續寫作了,因為她知道那是她回應這無情世界的最美好方式。

 

電影還有個令人驚喜與感動之處,就在Catrin看著電影時,大螢幕裡竟然留下她與Buckley的身影,原來他們一次在片場上的聊天,竟被攝影機拍下,最後成了電影當中的一幕,電影將短暫的事物變成了永恆,你說自己怎能不愛電影呢?

 

這部電影也在邀請我們去想,自己是如何回應這個不太美好的世界,它也在邀請我們不要敗給了屬於我們的命運。世界不一定美好,但你的行動也許是創造美好的那一部分,我們也要拾起自己的勇氣與創造力,在無情世界裡寫下精采的人生新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tawilly 的頭像
metawilly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