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4754034-3882770582_n.jpg

二戰期間, 德軍佔領丹麥,並在丹麥西海岸埋下了兩百萬枚地雷。當戰爭結束,丹麥軍方用德國戰俘來清除地雷,但其中多數都是未成年的孩子,他們成了祖國的贖罪者,要等炸彈清完,他們才能返家,而他們渴望的未來人生,現在只能寄存在地雷之間的縫隙。電影《拆彈少年》(Land of Mine)誕生於這樣的背景,故事描述丹麥士官長卡爾帶領一批德國青少年戰俘,駐營在海邊,執行清除地雷的工作。

電影一開始,我們看見卡爾對德軍極度不友善,甚至曾不爽地痛毆路上的德軍戰俘,大喊著要他們滾出自己的家園,而這是他對家鄉遭人侵門踏戶所展現的憤怒情緒,同時似乎也呼應了電影英文片名《Land of Mine》。為了保護自己所愛的家與國,為了保持它的美麗與完整,他得奮力抵抗這些帶來傷害的人們與事物。

當他剛認識這批德國少年時,他對他們一樣是嚴厲惡劣的態度,畢竟德軍造成了家園的殘破,原本美麗的海岸線,現在成了無人敢入的地雷區,原本是能帶給人們喜悅與放鬆的海灘,現在成了奪人性命的屠宰場。面對如此惡劣的暴力,你如何能不生氣呢?

生氣說來合情合理,但問題是,該生氣的對象是誰呢?

眼前這些一臉尚未脫離稚氣的少年們,可能也是戰爭的受害者,因為統治者的野心,他們被迫離開家園,投身在異鄉戰場,如今戰敗,他們卻承擔大人留下的罪孽,只能小心翼翼一步一步伏地前行,用最卑微的姿態,祈求上天的赦免與同情。

而這也是卡爾內心的掙扎,在他眼中,這些德國人雖然是敵軍,但對他來說,還有個更鮮明的身份標記是,他們只是孩子。他曾向上層反應,表達自己不要這些孩子來拆炸彈,要找戰俘請找成年的來,但對上層軍官而言,這些少年的孩子身份一點也不重要,他們只看見國族身份的差異,而這差異超越一切,包括人性,他們盡情羞辱這些少年,用拳腳攻擊、用尿屎對待。

雖然卡爾也對德國人充滿憤慨,但不同的是,他仍有著對孩子的憐憫之情,這是人性的展現,超越了國族間的仇恨。他與其他的丹麥軍官形成強烈對比,而他與過去自己也有了不同的態度,隨著日夜與這群德國少年的相處,他像從一個嚴厲的「典獄長」角色變成了「父親」角色。他的管理不再把這些少年當作非人之人,他的管理越來越有人性,他帶食物給受飢的孩子、讓他們放假,帶他們打球、與他們談心,而當有孩子因為拆彈喪生,他和其他男孩一樣,留下難受的淚水。

「如果你也和我一樣認識他,你也會去救他。」片中一個少年曾對卡爾這麼說,當時他的雙胞胎弟弟剛在拆彈過程不幸身亡,他激動地要去找弟弟四散的屍體,卡爾試著安撫他,陪伴他。而少年的話,似乎也是對戰爭無情的控訴,戰爭簡化了人們的樣貌,它讓人際關係成了敵我關係。你我是敵是友?並不是建立在彼此真實的互動經驗上,而是建立彼此想像的標籤之上,像是電影裡頭住在營地旁的丹麥婦人,她警告女兒不要靠近這些可惡的德國人,她並不認識這些少年,也未曾和他們說過一句話,但因為他們的國籍身份,就早已讓對方劃清界線。

「如果你也和我一樣認識他,你也會去救他。」這話也在說,如果人們對彼此有更多的了解,對於人性情感有更多的同理,我們或許會有不同的選擇與行動。這也是導演的邀請,他讓我們認識每個少年的名字,認識他們的夢想,因此對我們而言,他們不再是冰冷的代碼、不是萬惡的入侵者,而是跟我們一樣有血有肉會哭會笑的平凡之人,所以每次炸彈一爆,我們的淚水也是難以抑制。

電影最後卡爾的行動也在回應這句台詞吧!他是保護家園的軍人,但這次他保護的,不是腳踩的那片已經染血的大地,他保護的,是自己心靈的家園,那是最後的一片淨土,是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如果失去它,這場戰爭就失去意義,這場戰役所剩的只是殺戮之實,無論它的旗幟舉得多高、不論它的號角吹的多響亮。

而片中令人很有感觸的一幕,是住在營區旁的丹麥小女孩誤闖入地雷區玩耍,著急的媽媽找不到士官長卡爾,只能找這些德國少年求助。其中一個少年二話不說,馬上進入封鎖區趴地前行,小心翼翼地一邊找尋地雷、一邊拆除,試圖清理出一條能救出女孩的安全道路。女孩的性命交在他手上了,同樣地,他的性命也交在女孩手上了,因為只要小女孩一亂動,就有可能誤觸地雷而爆炸,這時他們是生死與共的命運共同體。雖然同樣都是拆彈的舉動,但這次不是因為長官的要求、不是國族罪行的承擔,這時的拆彈少年,不是卑賤的戰俘,從事不得不做的苦差事,他做這件事,是出自內心的感受,他回應著自己內心看見他人受苦的同理之心,即便當方是把他仇人的人,他也願意為對方的痛苦伸出援手。

戰爭帶給這世界太多的傷害,但這個少年的心裡,還有美麗的風景,那也是他的不可侵犯的領土(Land of Mine)。

電影故事很沈重,叫人看了虐心,那些炸彈,炸裂了美麗的大地、炸裂了無辜的人民,面對人類歷史的共業,沒有人會是局外人,我們都在承擔前人的過錯,而我們的所作所為也影響著後人的生活。好像循環似的,我們對人施行的暴力,有天也可能以另一種形式回頭重擊我們,如果人類不停止對暴力的複製與貼上,我們存在的世界裡其實就埋著如電影中處處藏著的地雷,一顆顆不定時的炸彈,等著炸碎我們的心。

但電影仍給我們一絲溫暖,看見亂世中還是有人願意守護不可侵犯的美麗心田,它給了我們力量,在因爆炸而起的塵土灰裡,擦著模糊的眼睛,想著自己究竟想成為什麼樣的大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tawilly 的頭像
metawilly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