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者 光太郎」的圖片搜尋結果

當大家都梳起整齊的頭髮,穿上相同的黑白套裝,求職場合簡直就是個性的屠宰場,在那裡彷彿只有「集體」的存在,「個人」得要隱身起來。光想到這點,對許多大學生而言,或許就是難以突破的關卡吧!你得修去那頭奔放的金髮,得脫下你愛的大紅服裝,原先誇大的動作與表情,如今得收斂為一張平板的面具。而就在你裝出一個不認識的自己之後,卻聽見對方要你用一分鐘介紹出自己的特色時,說來有種滑稽之感。

改編日本年輕作家朝井遙同名小說的電影《何者》,透過五位大學畢業生的求職歷程,反映出他們面對改變時的焦慮,也看見他們因應這些焦慮的方式。

大學時期投入於搖滾樂團的光太郎,留著一頭金色長髮,總在舞台上大聲盡情地唱出自己的聲音。而在踏入職場之前,已經延畢一年的他,辦了一場告別演唱會,其實這是他對自己青春說再見的方式。於是,在那之後,他剪去長髮、換上西裝,坦然走入人生下個階段。

電影主角二宮拓人,則是穿著西裝、站在遠處,看著大學好友的這場告別演唱會,他雖身處在其中,但又保持著距離,臉上的笑容看來為同學開心,但又同時在推特上用不為人知的帳號敲下酸人的字眼,冷嘲暗諷好友對於青春的留戀。

拓人的大學同學瑞月,過去一年到了外國留學,如今回國的她,也要開始投入求職行列,透過瑞月,拓人與光太郎認識了也從國外留學回來的理香,大家組成了求職作戰小組,一起分享資源,一起互相打氣。

然而這些舉動在拓人的匿名推特上,卻是一段又一段幼稚無比的故事。在那裏,他顯得自己高高在上,自己彷彿是看清全局的智者,而他人只是無知莽撞的瞎咖。或許這是拓人內心真實的想法吧!可是這些話永遠只能透過匿名的帳號表達,現實世界裡的他,看來卻又謙和有禮、看來很融入在團體之中。

還沒踏進職場的他,其實已經先拿掉自己的個性了,在需要戴上面具之前,他早已用了面具示人。

這是部關於「求職故事」的電影,但對我來說更像一部與「青春說再見」的電影。

對於離開青春,大家都有所焦慮。光太郎透過告別演唱會來處理自己的轉大人焦慮,瑞月與理香則是透過出國留學把握青春的尾巴,理香的男友隆良雖然畢業,但過去一年不找工作的他,也是一種處理焦慮的姿態。或許對於一些選擇延畢的大學生而言,延畢是一種告別青春的儀式。

拓人始終嘲笑著他人的儀式,他覺得那是一種長不大的表徵,但他自己做了什麼?

其實他什麼也沒做的,他只是假裝自己不在意青春的逝去,假裝自己是成熟穩重的大人,他完美切割自己過去熱愛的戲劇,用一種與過去生命經驗斷裂的姿態試圖走出新的未來。

但你從他不斷追蹤戲劇社夥伴銀次的推特消息,就看得出來,對於青春的迷戀,依然留在他的眼底,從來就沒有離去,他以為自己比別人更早接納未來(他早一年求職),但我只看見他比別人更不敢面對未來,未曾好好與青春告別的他,其實還一直留在過去裡。

拓人對銀次的酸言酸語,只是想增強自己沒有做錯決定,銀次的失敗,就代表著自己的勝利,每次銀次越被嘲笑,就代表自己的冷靜判斷再次確立,但他不敢承認的是,他之所以要奮力地嘲諷銀次,正是因為那是他渴望卻不敢嘗試的的生活,銀次的天真傻勁,正好反映出他的膽怯退縮。

「還在腦中的想法都是傑作,而你太沈溺在其中了。」拓人曾這樣形容銀次與隆良,諷刺他們只是眼高手低的人。然而片中最沈溺的其實是拓人,他用冷嘲暗諷,保持不敗之身,但他的冷眼旁觀,其實也讓他什麼也得不到。

「只要不下場,我就是最強的。」或許我們都跟拓人一樣,也都這樣想過。

別笑別人與青春告別的儀式,那可是別人願意下場的勇氣,是別人為自己人生負責的態度。拓人沒勇氣說的,就是那句「Sayonara」!

他欠自己的青春一個好好的再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