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走的方向是對的嗎 ?」當她第一次坐上他的車,他要載她去孩子露營的地方,她問了這句話。說起來,這句話不只是在問路而已,整部電影都在回答這個問題。

韓國導演李胤基的電影《關不住的誘惑》(A Man and A Woman),由當紅男星孔劉與坎成影后全度妍,飾演一對外遇戀人。他們都是為了讓自己生病的孩子得到更好的照顧,將孩子送到了芬蘭的特教學校,他們也到了那裡生活,在接送小孩的時候認識,而他們對彼此的慾望溫暖了冰天雪地異鄉的彼此。中文片名看來帶著市場取向的操作,「誘惑」一詞又加深著人們的情色印象。但看英文片名《A Man and A Woman》,直譯為一男一女,雖然有點單板,不過也給了我們一點開放的想像,想像這一男一女,是什麼樣的男人、是什麼樣的女人?他們的生命又是如何碰撞在一起?

這一男一女,說起來也是孤男寡女,雖然孤男寡女常用來形容單身男女的身份,而片中男主角金奇弘與女主角李祥敏都是有婚之人,但若用「孤男寡女」來形容他們的內心狀態,說來並不為過。

李祥敏自己帶著孩子獨自在芬蘭生活,而有自閉傾向的孩子,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有自己獨特的規則,難以被外人理解,母親能給的只有自己的溫柔與耐心的陪伴,可是這樣的孩子難以回應母親的情感,敏珠是很堅毅又溫柔的母親,但這樣的愛像是單向的,像是石沈大海,她只能自己消化孩子的無感,甚至攻擊。她的先生在遠在天邊的家鄉,敏珠只能自己承受情感上的孤單與失落,承受異鄉裡的陌生與孤寂。

但她也與孩子形成一種共生關係,這表現在她不放心孩子一個人獨自參加學校的露營活動,她想要陪著孩子一起去,她說他的孩子沒有她不行,但其實這話表達的是她自己沒有孩子不行,她的生活、她的自我價值都在這個孩子身上了。

她渴望被人渴望著。

金奇弘帶著一家三口來到芬蘭,太太年輕,但情緒不穩、個性多疑、不時又有自殺舉動,小女兒則有憂鬱傾向,鮮少說話。說來,家對他而言,已經不是溫暖的避風港,家反而像是個病院,而他是這裡的院長,負責照顧所有的人,他的愛說來也很像單向的,他的情感是壓抑的、封閉的,也沒有人能夠給予回應。

而他希望自己是被人了解的。

這對孤男寡女,也是俊男美女,他們在異鄉用身體溫暖了彼此,那是讓孤寂之人最直接、最強烈感受自己不孤單的方式。不過對祥敏來說,這彷彿只是場一夜情,只是寂寞肉身的需要,或許這也是她自己內心處理自己外遇的解釋:我們只是發生性關係而已,我沒有要放棄原本的婚姻與家庭。因此她也不想留下姓名,或多認識彼此,也希望關係到此就收。

但奇弘的表現似乎說著他不想僅此而已,他不斷想辦法接近祥敏,追求她、打動她。他不只想跟她發生關係,他也想跟她說話,祥敏已經成了他的情感寄託。

他愛祥敏嗎?他已經不愛自己的妻子了嗎?我想他自己可能也不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祥敏曾說奇弘說話有一種「是,又不是」的模糊曖昧,而這模糊的表達其實也可能反映著他內在的紛亂與模糊。說來,他與祥敏一點也不熟,但他好像很快就把自己的心給了對方,熱烈追求對方。可是他也從未提到自己與太太的關係,我們無從得知他對妻子的感覺,從他的行為實在很難看見他真正的意圖,很難看見他對未來的想像究竟為何。

但要抵檔一個帥哥的溫柔攻勢,真的不是容易事,祥敏從奇弘身上滿足了被渴望的渴望,這讓她漸漸動了心。甚至奇弘後來還給了她承諾,給了她共奔天涯的想像。而女人一旦動心了,就是真的動心了,不顧一切地愛了。而電影裡男人的動心卻是一時的,當奇弘的太太表達自己對丈夫的虧欠、回應了丈夫的情感、孩子的擁抱也讓這位父親得到溫暖之後,他選擇留在婚姻裡,留下空等的祥敏。

奇弘的外遇像是自己在處理家庭壓力的方式,他對關係的渴望是有人能回應他的情感,而當太太能夠回應之後,他也沒有離婚的理由了,他要負責任地做個愛家男人。

只是,現在他無法回應的是,祥敏對他的情感。不過實在也很難把他貼上玩弄別人感情的渣男標籤,說起來,他只是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男人,但愛上這種男人,有時卻要付出更難受的代價。

兩位主角的詮釋都很精準到位,全度妍收放自如、孔劉也把一個男人的深情與膽怯作了有說服力的表達。這是一部對情感細膩刻畫的外遇電影,主角的每個步伐都叫人掙扎,但那些掙扎的步伐,也成為給我們警世的參考圖像,讓我們去想我們自己在關係中,究竟是什麼樣的男人與女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