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人,願意接受人類的每一件事。」~泰倫斯(Terence,BC186-161,古羅馬喜劇作家)

據說Erich Fromm跟學生談同理心的時候,都會引用上面這話。藉此,他提醒學生,在聽病人說的任何行為、幻想時,不論內容多麼可憎、激烈、淫蕩、變態或殘酷,我們都要打開自己相對應的部分來接納,如果做不到的話,Fromm建議我們需要探索是什麼原因讓我們選擇把這個部分封閉起來了。

這是我很喜歡的同理心概念,早上和國北教大的同學分享同理心的主題時也提到這段話。

「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自己用《一代宗師》裡的台詞開場,一方面是說著自己回到母校的心情,而我也用這句台詞結尾,想說的就是上述Fromm的建議。

如果我們打開自己相對應的部分去傾聽、去理解眼前的個案,也許那些部分平時是埋得很深、或是過去它只是一閃即逝,但你若願意打開,我們與個案的相遇,其實就是一種久別重逢的概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