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easure of a man」的圖片搜尋結果

每一個物件,對個人來說,有其特殊的意義與價值,但若將它放在市場上,那些屬於個人的意義與價值就被削弱了,人們看重的是它交易的價格。

法國電影《衡量一個人》裡,主角提利是失業的中年男子,為了維持家庭生計,不得已只好拍賣夫妻倆心愛的露營車,但買家始終覺得價格太高,只是對提利一家來說,便宜出售可無法反映這車對他們的意義,無法反映它對他們的價值。但市場法則很現實與殘酷,對你而言有意義的無形情感,並不一定會是買家願意掏錢支付的價格。《衡量一個人》的中文片名,是來自英文片名《The Measure of a Man》的直譯,但若依法文片名直譯正是「市場法則」,而它想談的不只是物品在市場機制下的價格,它將焦點放在「人」,透過一個失業男子,看看他如何在這市場法則下生活?而這市場法則是否也會衝擊他的自我價值?

雖然我們都知生命無價、生命的價值無法用金錢衡量,但活在現代社會的我們,實在也難以招架強勢的商業邏輯思維。多次在諮商室中,聽見個案談著工作上的挫折,不論是失業、難以陞遷、對薪水不滿,若更深挖掘,其實都在談個案對自我價值的懷疑。我們都不想被工作的成就、被所領的薪水定義,但要說這對我們毫無影響,也是太過夢幻與失真。

電影前半段,我們看見找工作處處碰壁的提利。確實,他沒有討人喜歡的個性、沒有積極進取的態度、也缺少實用的面試技巧,在強調擁抱狼性的求職者性格的時代裡,他顯得虛弱與退縮。面試就是接受衡量,而這在衡量中他是失格的,不被大家所看重。你看著年歲半百的他,接受著面試官直接的言語、接受年紀可能只有他一半的年輕人指教批評,心頭實在有些不忍。但提利看來就是默默承受這一切。其實,提利不是沒有狼性,過去的他還是勞工運動的領導者,只是生活的重擔早已磨去了他的銳利,他的臉上早已佈滿風霜。他也不是不積極,他接受過職業訓練所的訓練,學習新的技能,可是那些技能,還是不被求職的公司所認可,過去的努力,彷彿都是白費。從職場的衡量標準看來,他是他人口中所謂的魯蛇無誤。

但鏡頭轉到提利的家庭,提利夫妻有一個腦性麻痺的青少年兒子,說來,不論是照顧、或是經濟層面,這都是比一般家庭更加辛苦的負擔。不過這位在職場上屢遭挫折的父親,似乎不曾將挫敗的情緒帶回家中,他支持孩子升學的夢想、用傾聽的態度處理孩子的挫折,提利是個很棒的父親,他的孩子的臉上總是帶著笑容。他也是個好丈夫,他與妻子上著舞蹈課,雖然經濟弱勢,但他也努力維持生活品質,不想因此讓歡笑從這家庭裡消失。從這層面看,他是個不向生活挫折屈服的父親,是帶領家人往前的堅強勇者呀!

而電影的後半段,提利找到了工作,他在大賣場裡擔任警衛,負責監控是否有顧客偷竊的行為,也監控收銀台上的收銀員是否有違反公司政策的舉動,這不僅是員工的道德問題,也因為公司營運狀況不佳,而有裁員打算,若發現員工的道德瑕疵,就能成為資方裁員的理由,於是提利也要仔細監看同事們的一舉一動,發生可疑之處就得要檢舉通報。這成了一個強烈對比,過去的提利,一直都處在不被資方認可的勞方位置,他總是在強大的資方勢力下苟延慘喘的生存著,但現在的工作內容,卻讓他與資方站在同一陣線。

片中有四次,警衛們把人帶進小房間裡詢問,頭兩次是顧客,一個青年偷了手機充電器,另一個老年人則偷了兩包肉,導演或許也想藉這場景,邀請我們一同進到小房間裡,一次又一次地,衡量眼前的人們,衡量他們的行為、衡量他們的動機,他們總說著自己的苦衷,導演沒有讓我們看見這些苦衷是否就是真相,但在市場法則下,公司有著標準化的處理流程,只是對提利而言,每一次似乎都有不同的變化,對第一位偷竊的青年,或許他年輕力壯、他的狡辯態度實在難以引發他人的同情,但第二位偷竊的老年人,他好像真的沒錢,按於公司規定,提利也無法放人離開,最終只好請警察處理,可是提利心裡似乎有些動搖,他懂那種沒錢也要生活的感覺。

後來一次抓到的是貪小便宜的收銀員,她偷藏公司優惠卷,這確實是違反公司的行為,但這些行為是否嚴重到需要被解僱,或許見仁見智了。這位收銀員為公司工作20多了,一直以來都是受到同事與顧客喜愛的員工,她的表現也可圈可點,在她承認自己的不良行為後,她希望可以和公司找到解決辦法,但公司毫不留情地解僱她,也不願思考其他的處理之道,最後這員工走上自殺之路,後來大家才知在公司總是開心果的她,其實在家不是如此,有著一個吸毒的兒子不時跟她要錢,她的生活充滿壓力。職場上的她,只是她人生其中的一面,她人生中的苦,並不沒有被同事與主管看見。

最後被抓的一位又是貪小便宜的中年員工,這次她偷藏的是公司的購物點數,同樣地,她也面臨被解職的命運,她的生活要何處何從呢?看著她的眼神,提利竟在這時候離開了偵詢的小房間,而這大概是全片提利展現最強力的情緒了,過去即便自己遭受不堪的待遇,他都不曾離開當下的環境,這次他卻選擇離開,這場景讓他感到難受,或許他發現這只是弱弱相殘的迴圈,他換下了制服,離開了賣場,留下未知的未來給我們。

我們該如何衡量一個人呢?我們是否只用我們看見的一面就輕易給出了評斷?而這些評斷很輕易地就抹去他人真實的情感、他人真實的難處。

員工貪小便宜有錯,但公司用不可原諒的態度解僱,是否就是絕對的真理?員工貪的折價卷或許只是讓公司少賺幾塊錢,但公司解僱卻是造成員工一家生活陷入危機,這又該如何衡量呢?

提利的離開,是無奈,也是浪漫。

無奈的是,他沒有辦法改變世界,他仍在無情世界裡掙扎地活著。但浪漫的是,他仍有複雜的感覺,他仍有對人的同情,他沒有讓世界改變了自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