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ぼくたちの家族」的圖片搜尋結果

「我最擔心的事情,就是這個家會四分五裂!」母親玲子一次無來由地突然在飯桌上這麼說著,但這話反映了她深的恐懼,同時也說著她最深的渴望。

玲子曾說自己的原生家庭並不幸福,因此當她結婚,有了自己的家庭後,她很希望這是一個幸福快樂的家庭,而確實,在這個家中,她是最努力在維繫家人情感的人。先生克明生性嚴肅、不善言辭,與兩個孩子也顯得有距離。大兒子浩介結了婚,與妻子深雪住在外頭,深雪的肚子裡懷著三個月大的寶寶,玲子曾抱怨媳婦深雪很少主動打電話聯絡,但深雪也曾跟先生浩介表示跟婆婆互動挺有壓力,卡在中間的浩介,工作與家庭兩頭燒,沈重的生活壓力,讓他臉上鮮少出現笑容,有也只是無奈的苦笑。小兒子俊平看起來弔兒啷噹、無所事事,在外地念大學的他,彷彿對什麼事都毫不在乎,與家裡聯絡就是要錢,家中也只有母親玲子最能跟他聊天,也只有他最能陪母親聊天。

母親是這個家的情感中心,總是在三個男人中間拉緊著線,努力不讓這關係鬆掉。直到她得了腦瘤,醫生告知家人她只剩七天的生命,這不僅表示著玲子要對面死亡,也意味著這一家人的關係也有可能走向死寂。如果玲子不在了,這三個男人有辦法維繫這個家嗎?如果玲子不在了,這個家會不會就真的四分五裂了?

面對這場家庭危機,也反映出其他三人不同的個性與因應模式。過去玲子曾說丈夫克明少了一家之主的自覺,過往家庭遭逢困難時,他的態度顯得逃避與疏離。這回也是如此,也許是他難以接受妻子的病情,但這也讓他看起來像個失能的父親,在這場危機裡,顯得被動與無助。小兒子俊平一開始表現出的態度則是嬉皮笑臉,認為事情沒有醫生說得那麼嚴重,於是所有的重擔似乎都落在大兒子浩介的身上,原本已經顯得抑鬱的他,現在更是一臉愁容,他想把每件事做好,但每件事都是他的壓力,而這有可能又是另一場危機。

原來中學時代的浩介,有好長一段時間把自己封閉起來,他不去上學,整天關在自己的房裡,玲子也因此辭掉工作,希望能陪伴這個孩子,但對母親的關心,浩介不是冷漠、就是暴怒以對,這也是玲子心中的痛,她努力了但仍難打開浩介的心,浩介的封閉,好像讓誰也走不進去那裡。這時家庭的千斤重擔會不會再次擊垮浩介?讓他又縮回到自己走不出來的房間裡?

電影到這有了轉折,擔心哥哥想不開的俊平,敲了浩介的房門,開了門的浩介,甩了甩手腳,就往屋外跑去,這幕展現浩介不同以往的態度,以前的他會躲在房裡,但這次他決定要正面迎戰,不管多困難,他都要放手一搏,他邀俊平與他同盟、他與父親對談,他嘗試解決問題,他成了一家之主,也成了維繫這個家庭的人。浩介的改變也影響著其他家庭成員,大家都動了起來,慢慢地你也發現雖然俊平看來屌兒啷噹,但其實那只是他不知道如何面對母親可能死去的消息,與母親關係最好的他,根本無法面對自己心底的悲傷,於是他用了否認的姿態,假裝這一切不會發生。

俊平積極去找醫生,尋求治療母親的可能,他的舉動感動了醫生,醫生主動幫助他找資源,開啟了新的契機,這消息大大安慰著焦急不安的一家人。甚至俊平也決定休學,先回家幫忙父親不振的事業,浩介也才發現這個弟弟其實很可靠,他是值得信賴的家人。

母親手術那天,不在醫院的俊平,還遭了父親批評。但後來我們才知,他是去找了大嫂深雪,他害怕大嫂會離開負債累累的大哥,因此他請求大嫂不要離開。兒這段對話是父親克明與媳婦深雪的談話中,深雪才說出口的,原來克明也是來請求媳婦不要離開他的兒子。一向與夫家顯得疏離的深雪這時也曾說出自己的態度,其實丈夫浩介早已開誠布公與她深談,他們決定一起為這個家努力,請大家不用擔心。

原本母親擔心這個家會四分五裂,但我們看見其實每個人都移動了自己的位置,每個人都盡自己的努力不讓這個家庭分崩離析,就連在病床上的母親也說:「雖然我只是躺著,但我會加油的!」他們看見彼此的努力,而這又讓他們生出了自己的勇氣。雖然日子仍然很苦,但就如浩介後來說:「我們一起度過了這週,不知未來會如何,但我們就在一起想辦法面對」這時候他們是靠近彼此、相互扶持的一家人。

直到片尾,媳婦深雪才第一次去看了生病的婆婆玲子,這其實也是一種移動與靠近,而婆婆玲子開口所說的話不是冷漠與攻擊,她笑著對著深雪肚子說「我是奶奶喔!」她說的話仍是連結關係,這個家庭決定用愛繼續往前走著。

這是部很美的電影,也在邀請我們回頭看看自己家的模樣,我們用什麼姿態面對家庭的危機?從他們的身上,或許我們也會看見自己的影子,看見他們的勇氣,也可能給我們勇氣,讓我們願意改變自己僵固的姿態,願意移動自己習慣的位置,在靠近與疏離之間,勇敢地靠近彼此一點,在熱情與冷漠之間,勇敢地發出邀請之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