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們來說,那一年夏天還沒結束。」電影裡的大叔這樣說。

「輸了不要逃避,輸了之後要繼續前進。」這是父親對美枝最後說的話,當年她才10歲,因為父母離異,她之後就要離開父親,和母親一同生活,而這是她見到父親的最後一面。父親這麼說,是希望女兒能夠勇敢面對父母離婚後的生活,但這句話也像是對自己說的,即便人生好像輸得一塌糊塗,還是要想辦法讓自己走下去。

美枝的父親松川典夫後來做了漁夫,工作之餘也擔任義消,卻在2011年的東北大地震中,因為救災而殉職。這時,美枝已經是神戶大學的大學生了,並在成人甲子園事務局裡擔任義工,她知道父親高中時曾是川越學院棒球隊的一員,而甲子園是日本高校男兒的棒球聖殿,所有棒球員都期待能踏上甲子園的黑土,在那與對手一決高下,在那燃燒自己的青春。

28年前,川越學院就是差點打進甲子園的球隊,他們只差一場勝利,就能實現夢想,但在縣代表選拔賽的決賽前夕,竟然發生暴力事件,隊上球員毆打他校學生造成傷害,而按規定如有球員牽涉暴力傷害事件,球隊就會被取消參賽資格,也因此這些鬥志高昂的熱血男孩,在聽到取消資格後,幾乎是崩潰大哭,他們奮鬥多年又近在咫尺的夢想就這樣硬生生地被剝奪了,涉及打架的球員成了眾矢之的,那不是別人,就是美枝的父親,松川典夫。

美枝並不知道這些事情,她也不從聽父親說過,甚至她說從小沒在家裡看過任何棒球用具,她沒有任何的「棒球」記憶,「棒球」彷彿也沒在父親的生命裡過。除了,每年過年時父親會在賀卡上寫下「一球入魂」四個大字,這是日本棒球員常用精神標語(電影《KANO》裡也一直提到)意旨用全部的心力透入在所打的每一球裡,但沒想到小時的美枝卻錯看成「一球人魂」,而招來父親的大笑。不過這也成了父女兩人間獨一無二的共同回憶,長大後的美枝曾說那次父親的大笑是她見過父親最開懷大笑的一次,而其他時候他看見父親的笑容都是強顏歡笑而已。

28年後,美枝找上了川越學院的隊長坂町先生,希望說服他參加成人甲子園比賽。過去的青春男兒,現在都是中年大叔了,過去追尋著夢想,現在則是被現實壓力追著跑。坂町過去因為忙於工作,導致太太與他離婚,女兒也因此離開他隨著母親到新的家庭,而當年隊上的王牌投手高橋,則對當時無法打入甲子園耿耿於懷,甚至將自己現在人生的不順歸咎於28年前的暴力事件,認為松川毀了他一生,他想如果當年打進甲子園,或許自己後來就會成為職棒選手,人生就會大有不同,說起來,高橋雖然現在看起來老了、不同了、他有家庭、有孩子,但他似乎還困在28年前的夏天,他的人生無法前進。

要說服這些大叔很不容易,特別美枝還是松川典夫的女兒,雖然松川所做的其實與美枝無關,但許多人把生氣情緒投射在美枝身上,而當美枝聽到別人口中說起那個自己不認識的父親時,也一度羞愧地不知如何面對,但這樣的心情被坂町所了解,他的女兒跟美枝一樣大,他看美枝就像看見自己的女兒一樣,他不希望一個女兒用異樣眼光看著自己的父親,他陪伴著美枝,同時他也想起自己的女兒,坂町與女兒很疏離,他以為女兒選擇跟了媽媽,又有新的家庭,他自己或許不該介入太多,但美枝卻跟他說:「是你自己沒有選擇她,而不是她沒有選擇你!」確實,對一個孩子來說,若沒看見父母積極的態度,如何能確認對方是想跟你在一起的,坂町或許心裡很想女兒,但在女兒眼中所見的並非如此,她看見的是父親放棄了她,是父親不想和她在一起。這話點醒了坂町,他知道不論女兒態度如何,但他得展現自己的態度與意志才行。

於是,參加成人甲子園成了這些中年大叔的救贖,為的不是比賽的勝負,而是再次找回為自己人生打拼的鬥志,找回自己在人生路上永不放棄的運動家精神。

這是有著濃厚棒球情感的電影,但它不是講那些橫出一世的運動好手,也不是講可歌可泣的沙場賽事,它在講凡人般的我們,如何讓自己有著會有失敗,也要踏上人生戰場的勇氣,就像明知自己可能會被刺殺在一壘前,仍要奮力一撲的生命姿態。

說來,那就是一球入魂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