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好萊塢傳奇女星奧黛麗赫本演的《羅馬假期》(Roma Holiday)是家喻戶曉的電影,這片不僅讓第一次演戲的她拿下奧斯卡最佳女主角,也讓她成了一代女神。不過你可知這片的編劇是誰?它的編劇其實是40年代好萊塢最炙手可熱的劇作家達頓川波(Dalton Trumbo),只是當年頒獎典禮上頒獎人念出的得主卻是另個名字。

電影《好萊塢的黑名單》(Trumbo)正是以川波為主角,說出了這段故事,而這樣的事不只發生一次。1956年川波寫的《鐵牛傳》(The Brave One)又得到了奧斯卡最佳劇本獎,但掛名的編劇卻是另個名字,彷彿他的名字不配得此殊榮,要到好多年後,世人才知道,這些都是川波的作品,還給他屬於他,卻又遲來的榮耀。

川波曾是全球收入最高的電影編劇,但在1950年代,美蘇關係緊張的時刻,隨著美國國內反共情緒高漲,整個社會形成一股白色恐怖氣氛,許多人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仍被指控為蘇俄的同路人,受到不平的對待與歧視。而曾加入過美國共產黨、常為勞工權益發聲的川波,這時被指控利用電影來宣揚共產主義價值。一夕之間,他成了國家的敵人,也不只他,許多曾對共產主思想抱持嚮往的電影圈人士,也都成了這波攻擊的對象,他們成了好萊塢的黑名單,成了電影公司的拒絕往來戶。川波還因為抗議調查不公在國會裡拒絕作證,最後被控藐視國會而去坐牢。

他的名字,從此不再是種榮耀,成了惡人的代名詞。他的家人也承受著被鄰人責難、厭惡的壓力。出獄之後的他也只能帶著家人搬離原本的住所,隱姓埋名地重新生活。但他的編劇才華,仍吸引一些「不怕死」的電影公司靠近,於是他開始掛他人名字或掛假名寫作,寫出一部又一部的故事,其中《羅馬假期》與《鐵牛傳》就是在這背景下完成。

被列為黑名單的川波,繼續在打字機前敲下一字一句,他想寫出成功的劇本,來回應著人們的迫害,那是他恢復自己名字榮耀的方式,他透過充滿人性的動人作品,諷刺著世界打壓異己的荒謬與瘋狂。當時的社會,為了對抗怪獸,卻把自己變成了怪獸,朋友間充滿猜忌懷疑,人民被政客給撕裂,許多人承受的莫須有的罪名,他們的家人承擔著不該屬於他們的苦難。

川波在電影最後說,在那時代裡,我們所有人都是受害者。意味著我們都付出了代價,他不僅在自己受苦之時,勇敢回應時代的打壓,他相信自己追求的價值,而當那荒謬時代過去,他沒因自己的苦難,而走向迫害他的人們所走之路,他仍看著理想的遠方,繼續帶領著大家往前走去,共同追尋一個更好的未來。

我們的社會也曾走過白色恐怖的時代,很多人的名字如同川波的遭遇一樣,是不能被說出口的、是背負著莫須有的邪惡之名。說來,他們用自己的苦難帶著我們往前走,他們很像背負十字架的耶穌,他背的不是自己的罪,而是世人的罪。而我們是否讓他們的名字恢復著原有的榮耀?他們的犧牲,是否讓我們有更多的勇氣走向一個更好的世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