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顆球養了一隻叫做羅傑的貓」。

慕洛太太對她的兒子羅傑說,從前爸爸在羅傑睡前都會要他選三個東西,然後爸爸就會用這三個東西編一個故事說給他聽。一次羅傑就說了球、貓、羅傑,於是爸爸就說了這個句子。幕洛太太笑著說著,羅傑也笑了。

這是《福爾摩斯先生》裡的一幕,乍看之下與劇情無關,但仔細想卻是與福爾摩斯的信念形成一種對比。他曾對羅傑說,虛構的小說一點都不重要,自己才不寫虛構的故事。當梅崎先生對他說,華生的想像力改變他時,他卻是回應想像力沒有意義,他看重的是事實,看重的是線索與邏輯。

若福爾摩斯聽到羅傑爸爸說的床邊故事,或許他會覺得這毫無邏輯可言,這故事根本沒有意義。或許這故事只是再次證明他對羅傑爸媽的看法–資優的小孩通常都來自平庸的父母。

羅傑父親說的故事,確實沒有邏輯,但你是否跟福爾摩斯一樣,認為這故事沒有意義?

雖然這對平庸夫妻沒有福爾摩斯的才智,也不識幾個字。雖然他們從事勞務工作,沒有神探的高雅氣質。但這不表示他們沒有智慧,他們懂得這故事的意義,這故事要說的不是邏輯,它要說的是愛,是一個父親願意編故事讓孩子開心的愛,而這或許是福爾摩斯沒看清楚的地方。

一直覺得想像力,對一個家庭來說是重要的,甚至它可能是一種愛的展現,家庭的快樂與溫暖常常是透過父母與孩子的想像力填滿,這在日本電影《我的意外爸爸》裡頭也可看見,福山雅治飾演的野野宮,原本是與孩子很有距離的父親,他愛孩子沒錯,但他表現出來的都是對孩子的要求,期待孩子符合他的期待,他也不會陪孩子玩,始終維持著自己的優雅形象。直到後來他打開自己的心,感受孩子的感覺,他開始拿吉他當機關槍,加入孩子的槍戰,開始在家露營,坐在陽台拿著釣竿與孩子假裝在釣魚,這個家庭才有了歡笑,這個家終於不像座高級旅館,這裡終於開始有了家的味道。

回到《福爾摩斯先生》,神探沒看清楚的事,也是劇中凱勒先生不懂的事,對他而言,太太腹中孩子流產了就不見了,但太太想為未出世的孩子立墓碑,與不存在的孩子講話,這些舉動在他眼裡是荒謬與怪異,以為太太發瘋了,以為她被人下了詛咒,因此才找上福爾摩斯解開謎團。

「一個男人來找偵探,通常都是為了太太。」福爾摩斯曾如此自豪自己的經驗與觀察,但他與凱勒不清楚的地方是,其實問題不在他太太,問題是在凱勒先生自己呀!這不是什麼詭異懸案,這只是因為他不懂一個母親無法為孩子哀悼的悲傷,不懂一個太太不被丈夫同理的孤單。

他們只看見了「事實」,卻以為這就是「真相」,卻沒看見故事與行為背後的意義與情感,那裡頭想說的是「愛」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