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彗星來的那一夜》(Coherence),故事描述一群八人好友的聚會,正好遇上彗星從地球上空飛過的日子,當他們在餐桌上聊到過去彗星經過地球時的離奇傳說,奇怪的事也正在他們中間上演著,大家的手機都無法通訊、有人的手機螢幕還莫名破裂了,甚至對彼此的記憶還有了點出入。直到屋裡停電,空氣裡開始瀰漫緊張不安的氣氛,望出窗外,街裡也一片漆黑,唯一有亮光的地方,是遠處的一棟屋子。

該不該去看看呢?大家意見分歧,有人去了,卻是受傷慌張地回來,去的人發現另一棟屋子裡的人其實就是他們自己,是平行時空裡另外一個自己。原來這個天文奇象,創造了一個超現實情境,讓多個平行時空同時並存,於是你會遇見其他的自己,也會遇見其他其實是存在另一時空裡的朋友,而不同的排列組合湊在一起,又產生錯綜複雜的火花,觀眾若沒跟上腳步,很容易就迷失在這座時空迷宮裡。

但迷失的可能不只是觀眾,劇中的角色也陷入自我懷疑,有人擔心另一時空裡的自己會來傷害此時此刻的自己,因為他有酗酒及暴力的問題,雖然他知道這端的自己沒有喝酒,但他如何確信另端的自己不會喝酒鬧事,甚至過來殺害此時的自己?說穿了,他最怕的,其實是自己心底無力掌控的黑暗,害怕那股黑暗終將自己給吞噬。

而第一女主角小愛,也在這當中迷惑了。她原是芭蕾舞團裡的首席舞者,但舞團竟然從外找了一個明星舞者擔任主角,而要小愛當其替補角色。覺得受到羞辱的小愛難以接受自已只是替補,拒絕了這安排,也離開了舞團,最後是一個默默無名的舞者接替了小愛不要的替補角色,但命運捉弄人,沒想到後來主角退演,就由那接替的舞者當上主角,從此開啟了她發光發熱的明星之路。

原本那個發光發熱的人生,可能會是屬於小愛的,但她過去的一個決定,造成了命運的不同。當小愛在餐桌講這故事時,同桌的朋友回應,好像你的人生被人偷走了。小愛與男友凱文一同參加這場聚會,她渴望與男友更親近,但因為凱文即將被公司外派越南工作,但她做不了一起跟他出國的決定,兩人的關係也遇到難關,更不巧的是,凱文的前女友蘿莉也出席這場聚會,而他們的互動也讓小愛不舒服,對彼此的關係也更感模糊。

這不是小愛想要的人生,她希望自己在事業上是出色的芭蕾舞者,在關係中與凱文相愛無煩惱,可是現在的人生卻不是如此,不過,如今是個機會了,彗星打開了多重時空之門,當她看見朋友們衝突一發不可收拾的時候,她默默離開了屋子,而她也沒有要回到自己最初所待的屋子,她想有個不同的未來,於是她穿梭在不同的時空,看著每個時空裡的自己,有的她傷心,有的她焦慮,但有個她看來卻是幸福洋溢,就像她夢想中的自己一樣。

而她所做的事,彷彿預言了之前朋友的擔心,她打算去傷害那個幸福我,只要那個幸福我消失,她就可以去取代她,過著幸福我的人生了。

電影劇情雖然超現實,但它提供了一種創意的自我探索方式,豐富我們對自我的想像,甚至隱含了自我接納的主題。如果這世界真有平行時空,你想哪一個時間點、自己的哪一個決定可能會是這平行時空的起點?你認為另一個自己會和現在有何不同?

而電影中每一次人物說的話不同,做的事不同,都可能會再延伸出新的平行時空。這也給我們一個提醒,雖然過去的選擇已經決定現在,你無法回頭改變過去,但未來是決定於現在的選擇,這個概念也有可能幫助我們更專注面對當下的選擇與決定,一步一步,是艱辛但也踏實地,走出自己想要的未來。

小愛用了一種最快速的方式,走向自己的幸福人生,她以為交換或是取代,就能改變一切,但那何嘗不是一種逃避,她逃避著自己的驕傲、逃避著自己的優柔寡斷、逃避著關係中的衝突、逃避離開自己的舒適圈。雖然最終電影沒有告訴我們明確結局,但從凱文的一臉驚恐與疑惑,我們彷彿也能感受那股懷疑。

走得快,不一定能走到終點,幸福人生,是一場與自己心靈恆久戰鬥,沒有捷徑。

記得當小愛說著自己人生故事時,同桌除了有人回應別人偷了小愛的人生外,也有人舉杯回應說:「敬我們現在的人生!」,或許我們可把這看成兩種生命態度,前者對過去的選擇感到失望,但後者卻是種自我接納。接受過去不夠完美的決定、接受選擇之後所有經歷的傷心與美好。

彗星來的那一夜,故事人物與自己相遇。從這片或許給了我們一個啟示,人們常說要找到自己,也對這件事賦予了重要性,然而「與自己相遇」之中一個重要的意義,或許就是與過去的自己和解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