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當華勒斯撞見自己的女友與教授親熱的場景,難以接受女友出軌的他,選擇結束這段戀情。他曾說這是他人生遇過最糟的事,但更糟的是,歡笑遠離了他的生活,朋友說他近一年足不出戶,像隻冬眠的小熊。同時情傷也讓他放棄學業,他自嘲是醫學系的中輟生,而現在只是坐在辦公室裡寫著枯燥乏味的使用手冊說明。

華勒斯的父母也是在醫院實習時認識,但後來也因各自有外遇而離婚。女友的出軌,彷彿是重演了父母的遭遇,這更加深華勒斯對愛情的不信任感,認為愛情只是個人自私行為的搪塞藉口。即便女友事後希望能再跟他談談,希望兩人還有機會復合,但華勒斯陷在自己的哀憐情緒裡,即便過了一年,他在好友家的派對上仍自顧自地用著冰箱上的磁鐵字,排出一段憤世忌俗的愛情自我宣言:「love is stupid monkeys dancing in a slapstick hurricane 」(愛情就像一群在低俗喜劇的風暴中跳舞的笨猴子。)

但即便華勒斯早已選擇分手,對愛情也不抱期待,可是愛情從未離開他,愛情仍是他心裡最關注的焦點,他仍困在這場風暴中,還找不到出口的方向。說來諷刺的,雖然對愛情是灰心喪志,但帶他走出自怨自哀的迷宮卻又是另一段「次愛情」的關係。倩翠在歡樂的派對裡發現像是局外人的華勒斯,都是異鄉人處境的兩人反而建立起同理彼此的夥伴關係,成了彼此在派對上的救贖者,機智有趣的談話,更增添兩人互動的精彩火花。

華勒斯或許更期待倩翠是將他從上段可怕的愛情風暴中拉出的對象,但倩翠已有穩定交往的男友,相談甚歡的兩人約定當朋友就好。兩人可以一起吃飯、購物、出遊、講心事,倩翠曾說男生都不喜歡跟有男友的女生來往,但她覺得有男友才方便交友,因為彼此就沒有曖昧的空間,對倩翠而言,「有男友」就像是打了流感疫苗一樣,可以百毒不侵,也像金剛護體的防護罩,她可以與其他男生享有任何互動,但那都無關於愛情。

只是對華勒斯而言,這些可不是無關愛情,每一次互動他都與倩翠更加靠近,他又陷入另一場風暴,到底他該如何面對自己內心的感覺?他知道自己愛上倩翠,這似乎不應該,但又無法逃避這感覺,他怕表白破壞現在彼此好朋友的關係、怕不道德地破壞倩翠與男友的關係,但不說出來,自個兒在腦中想個不停也是一種耗損心神的自我折磨。

異性之間能否有純友誼?這個老掉牙的話題,仍舊持續讓許多男女困擾著。片中有次大家在討論歐洲是否是大陸時,有人認為歐洲是塊大陸,因此有歐洲大陸的說法,但也有人認為歐洲不能單獨稱上一塊大陸,它只是亞洲大陸的其中一部份,勉強說來要稱是歐亞大陸才對,或是一塊次大陸。用這觀點來看愛情與友情也挺有意思,男女的友情是否是單獨的一塊大陸,還是本質上它其實就是愛情大陸的一角,根本就是一種「次愛情」的地位?

這問題沒有標準答案,唯一能解答的是個人心裡最真實的感覺。華勒斯與倩翠曾因朋友惡作劇,而在沙灘上赤裸相見,但這沒有拉近彼此關係,反倒是兩人後來心理上的坦誠以對,讓關係有所改變。華勒斯告白了,倩翠一開始的反應是生氣,但若沒有告白,倩翠就可以一直躲在男友的防護罩下,逃避自己的感覺,唯有她誠實去看自己的感覺,她才能決定自己的下一步。

全片一直喋喋不休對話的兩人,直到最後的禮物讓兩人安靜停下,那是片中的動人時刻,也是兩人看見彼此心意的一刻,千言萬語此刻也是多餘。

愛情不會有標準答案,也不會有人知道怎麼的決定最好?常常我們所經歷的就是主角們的經歷,在其中擔心、彷徨、憂慮、緊張。而電影裡有許多的關係議題的辯論,透過這些辯論,或許我們也可澄清自己的想法與感受。

愛情不會是王子公主永遠幸福的天真童話,真實的愛情反而是彼此來來回回嘗試與摸索的歷程,時而歡笑、時而難過,時而親密、時而疏遠。愛情一定會遇到問題與困難,但這不是真正的問題,真正的問題是我們能否從每一次的困難中得到成長與學習,透過每個困難,因此更認識自己,透過每個困難,學習共同面對的勇氣與課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