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一開場,雪兒坐在山崖邊,脫下登山鞋,忍痛拔掉她已斷裂的腳指甲,但撕裂的劇痛還是讓她發出吼叫。倒霉的是,一個不小心,登山鞋就從山崖邊掉落,氣憤的雪兒對著大地咒罵,只是在這只有她自己的山林裡,並沒有人會回應她,再怎麼大喊也只是聽見自己的回音而已。

沒了鞋子,還能繼續登山嗎?電影沒有回答觀眾此刻的疑問,故事從此開始倒敘,它帶我們回到這趟旅程的前一日,憔悴的女主角雪兒來到汽車旅館投宿,她準備要踏上太平洋屋脊步道(The Pacific Crest Trail, The PCT),展開為期數月的健行。她打電話給她的前夫,而前夫正與女友一起。當中一段有意思的對話是前夫說「我很抱歉,你必須徒步千哩只為了」,前夫沒把話說完就停了,而雪兒要他把話說完,要他答出自己徒步千哩的原因,但前夫還是沒說。編劇這時給了觀眾一個錯覺,彷彿前夫要為雪兒的行為負責,彷彿是前夫的背叛,讓雪兒不得不透過這趟苦行才能獲得療癒,不得不透過這趟苦行才能自我救贖?

但隨著故事展開,我們才發現事情不是如此。雪兒之所以徒步千哩,並不是一種自我懲罰或是懲罰他人,她不是為了別人而上路,她上路是想改變現在的生活,為了找回一個更好的自己。

雪兒小時因為父親酗酒、家暴關係,母親帶她與弟弟離開生父親,三人相依為命生活。雪兒與母親關係親密,但她看不慣母親的一點是,母親看來總是開心,沒事就哼著歌,跳著舞,對什麼事都樂觀無比。因為對雪兒而言,她們的生活窮困簡陋、她們的日子充滿壓力,她不懂母親的樂觀從何而來,甚至覺得母親顯得天真與無知。對世界充滿好奇的母親,雖然上了年紀,也不羞與兒女輩的同學一起上課學習。母女同時在大學裡讀書,但雪兒在學校並不會與母親互動,而一次在兩人討論喜愛作家的談話中,雪兒並不認同母親喜愛的作家,認為該作家的文筆不夠水準,但同時她也暗示著母親的水準低落。母親聽了難過,但仍給了一個充滿智慧的回應,她說:「我一直希望妳比我有教養,但我沒想到這件事會變得這麼傷人」。或許,母親的學識確實不及雪兒,但母親的修養與生命態度遠超過雪兒有限的理解。

母親離患癌症時依舊樂觀,笑說自己一直希望住在有風景的房間,而如今實現了,她可以透過病房的窗戶看到外頭的景色。但對雪兒來說,母親的重病徹底擊敗了她,後來母親過世,她的生活就像失去生命之根的連結,人生失去意義,她用性愛與毒品痲痹自己的悲傷,當她對心理治療師說,她不這麼做會死的時候,其實也意味著還她沒辦法去面對失去母親的感覺,那是生命中難以承受之痛。因此,她也沒辦法留在晤談室裡,那表示她得直視自己的痛苦。

失去母親的痛苦也讓她搞砸了自己的婚姻,肚裡還懷著陌生男子的孩子,她說她把自己的下半輩子毀了,可是她也想找回母親眼中美好的自己。於是她決定徒步千哩,走向孤寂大地,她要真實體驗眼前的未知與恐懼,她要深刻體驗腳下的挑戰與痛楚。這不是一條好走的路,外人並不看好她能完成,甚至覺得一個女生健行是極度瘋狂危險之事。但雪兒知道,只有把自己一人放在山林之中,面對生命最根本的生存危機,這時候,她無處可逃,她終於可以好好陪伴受傷破碎的自己。

片中有句話說「否認她的傷,與她的力量殊途同歸」,而這話彷彿就是雪兒的寫照,也是她這趟健行最大的意義,她想要找回自己的力量,她得先處理自己的傷,唯有她處理好自己的傷,她才有辦法找回她的力量。

出發的前一晚,她看著旅館窗外的俊美牛仔,過去的她會主動引誘對方發生關係,但現在的她過了第一關,她沒有再用慾望填滿空虛,她抗拒了第一個誘惑,雖然後續路上還有無盡的挑戰,可是這幕說著她已經開始走一條不同的路了。

而路上所經歷的事,所遇到的人都讓他重新檢視自己的生命,檢視自己與母親、與自己的關係。也是這趟旅程,她更理解母親的心。路上有個農夫曾問雪兒會不會想放棄?雪兒說無時無刻都想,農夫則說自己放棄了很多事,他的人生沒有太多選擇。但這段話,何嘗又不會是雪兒母親的心情呢,一個遭受家暴、帶著兩個幼兒獨自生活的失婚婦女,她的生活能有多少選擇?可是母親沒有放棄,她可能過著更糟的人生,她卻用笑容開創了全新的生活。母親一生努力想留給孩子的,只是希望他們無論面對何種生命處境,都能看見自己美好的一面,只是希望他們有顆勇敢樂觀的心,積極來面對人生的苦。雪兒後來才懂,母親的樂觀並不是自我感覺良好的苦中作樂,母親的樂觀是真實深刻的生命體悟,是堅毅無比的生命力展現。

雪兒面對自己的傷,她對山谷大喊著,大地沒有回應,可是她聽見了自己的聲音,這也是種象徵,過去說不出口的悲傷,現在她自己聽見了。她承受生理的痛,也讓她更有勇氣面對著心理的痛,丟掉登山鞋的她,沒有退路,換上涼鞋,她還是得繼續走下去。

而當她後來在森林遇見一對奶奶與孫子時,透過與她們的對話,雪兒想起自己的母親,她跪在地上痛哭,那是片中最動人的一幕,彷彿她放下所有的防衛,那時刻,她才完全貼近自己與母親的感受,與過世的母親有了新的和解與連結,在風雨山林裡,她徹底經驗一場療癒,找回生命之根帶來的力量,她會哼著母親教她的歌勇敢往前走著。

這是一部美麗、糾心、動人的電影,雪兒的痛苦、成長與改變,也象徵我們每個人都會歷經的人生道路。雪兒曾背著過重的背包走這趟山路,但她在旅途中整理了她的行李,卸下了那些造成負擔阻礙前行的行囊。而這也是我們可做的人生功課,當你無法往前的時候,停下來,整理自己所帶的行囊,整理自己的生命經驗,看見自己過去是如何面對生命經驗裡的傷痛,也許我們能透過這部電影,給自己一個新的機會,讓自己勇敢走向一段療傷的冒險旅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