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年華,本是生命綻放之際,振臂迎接的是無限可能的未來,那裡的空氣,聞不到一絲死亡的氣味。但對海瑟與奧古斯都來說,他們的青春卻是帶著死亡的氣息,病魔侵蝕著他們尚未長大的身體,雖然我們知道生命有限,但有些有限比另些有限來得更短、更有限。海瑟與奧古斯都的生命就是那些更短的有限,死亡就在他們眼前,是他們不得不凝視的視線。

海瑟13歲就罹患甲狀腺癌,後來轉移到了肺部,17歲的她,呼吸需氧仰賴著氧氣桶,不同其他少女的花漾裝扮,那罐隨身的氧氣筒是她的青春配件。帶著受苦的身體與心靈,海瑟早已直視著死亡,她最愛的書是「莊嚴的痛苦」,就像書裡說的:痛苦需要被感覺,海瑟對於痛苦早有一番體悟。但她不易與人親近,她覺得自己像顆炸彈,總有一天自己會爆炸,到時身邊的人都會因此受傷,她不忍別人受傷。她生命的一大擔憂就是害怕自己過世後,一直照顧她的父母會頓時失去生命重心,成為鎮日悲傷哭泣、喪失生活活力的人們。

嘴裡時常叼著一根菸的奧古斯都,是骨癌的患者。18歲的他,高大帥氣,過去還是籃球校隊的成員,但現在只剩一隻腳,另一隻已被截肢,由機械支架取代。嘴裡那根菸,是他的隱喻,原來他雖叼著菸,但他從來不點燃它,「把致命的東西放在嘴裡,卻不讓它帶給你任何傷害」他說。這句話說明了奧古斯都的生命態度,雖然他是癌症末期患者,但他不要讓病痛消損他對生命的熱情,而他確實也把熱情帶給了海瑟,他讓海瑟嘗到愛情的甜美,就像嚐到天上的星星一樣美妙。他讓海瑟知道他們都是即將凋零之人,但在墜落之際,他們嚐到愛情的甜美滋味,讓海瑟知道自已的需求是如此被人珍惜與重視。

更重要的是,奧古斯都說,人不能選擇自己會不會受到傷害,但可以選擇讓誰傷害自己,而能被海瑟傷害,是他自己的榮幸。他的話,打開了海瑟的心,安撫了海瑟最大的恐懼。當我們去愛,就決定了自己會有受傷的時刻,但一旦害怕受傷,誰也無法勇敢去愛了。

奧古斯都的恐懼是怕自己被遺忘,他總認為自己可以有非凡的成就,但事實卻是被困在有限的軀殼裡,這也是他熱情姿態下的陰影,他否認著死亡,但致命的病菌仍舊持續傷害他,他難以接受自己的現狀,也不願在海瑟前面表達自己脆弱狼狽的一面,更難接受自己還沒有闖出一番大事業,而生命就要終結,彷彿自己的存在就要被世界給遺忘。但海瑟的話,也安慰了他,在奧古斯都有限的生命裡,已經給了海瑟無法遺忘的永恆。

人總是想在浩瀚的世界裡證明自己的存在,而常常忘了有時最重要的世界其實就是自己身邊的人事物。他們倆人創造的回憶,就像0與1之間存在的無限數字,雖然有些無限大比另些無限大要大,但要成為無限大的構成要件從來就不是依據數字間距的多寡,也非生命歲數的長短,是因為在那當中盡情投入的情感。

就像海瑟與奧古斯都兩顆星星的碰撞,雖然他們都是將墜的流星,但他們的火花,依然照亮了黑暗的天空。兩位年輕主角的生動演出,加上電影裡那些有如天上星星閃閃發光般的對白,讓這段沒有明天的愛情散發著動人的光彩,雖然眼裡看見缺憾,心裡卻是溫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