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野蠻的屠宰場上,還是有些文明的微光存在,這就是人性。」

拿下第64屆柏林影展評審團大獎的電影《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The Grand Budapest Hotel),導演Wes Anderson建造歐洲大陸裡的虛擬國度,蓋起其中這間享譽盛名的布達佩斯大飯店,透過其盛衰歷史,反映著人類世界的變化,也說著對往日好時光的懷念,用其溫暖飽滿的色彩,在紛亂的戰爭年代裡保留人性的微光。整片畫面充滿童話趣味,人物的表情與動作都帶著獨特的喜感,導演打造的視覺風格,確實展現了電影藝術的迷人風采。

電影如剝洋蔥式的開場,從當代少女讀者開始帶出了作家,從老年作家的自述中帶出1968年的年輕自己,年輕作家當時正在已經沒落的布達佩斯大飯店裡閉門寫作,因而認識飯店老闆穆斯塔法,又從穆斯塔法口中聽見1932年時,當時還是飯店門僮的穆斯塔法(又稱Zero)與飯店傳奇經理古斯塔夫共事的故事。一層又一層的敘事安排,穿越一段又一段的神秘傳奇,這時才帶出主角,古斯塔夫。

古斯塔夫是深受顧客喜愛的飯店經理,Zero曾說他認為這些的政商名流來住布達佩斯都是為了古斯塔。因為他無微不至照顧客人的需求,電影甚至滑稽地表達他為那些年老貴婦提供的性服務,他說著甜言蜜語,討她們的歡心,你可以說他有些討好與虛偽,有時確實他也想從她們身上中獲取好處,滿足自己的需求,古斯塔夫並非聖人,他有貪生怕死的時刻、他有愛慕虛榮的時候,這是人性的真實一面。

但從片中警官的言語中,我們也得知他對古斯塔夫的敬重,聽見在他年幼跟著父母到布達佩斯飯店度假時,當時寂寞的自己也受到古斯塔夫的關照。或許古斯塔夫對於有權有勢的人士展現其討好的一面,但也看見了他關心那些他遇到的弱小人物,就像他對門僮Zero與其烘培女工女友阿嘉莎的照顧。對因戰爭失去家人、幾乎一無所有的 Zero而言,古斯塔夫不只是老闆,也像是個父親一樣,教他生活的知識,教他處世的智慧。特別是當兩人在火車上遇到警察臨檢,Zero因為難民的身份被刁難時,古斯塔夫不顧自己安危勇敢起身為Zero捍衛,他確實不是聖人,但他在這些時刻裡卻也表現出人性的光芒,勇敢保護著他所信仰的人性價值。

或許也是如此,他在戰亂時候堅持著飯店的品質,提供最好的服務,外頭的世界雖是充滿攻擊與暴力,死亡與隔離。但在飯店裡,他要讓每位客人有著回到家的尊榮感受,讓每個生命得到愛與尊重,如花般綻放。布達佩斯大飯店是他回應外在世界的方式,彷彿也讓世界留下一處尚未崩壞的地方。就像古斯塔夫愛在員工用餐時刻講道、用古老的儀式傳遞自己對處事的哲學、為員工打氣。在眾人已不讀詩,視詩為無用的年代,他總愛引詩作樂,享受著詩句中的古典氣息與精煉美感。他像有強迫行為般的使用特定香水,而或許那也是一種不願被外在臭味腐蝕的堅持,他要活出屬於自己的味道。

電影雖然充滿喜感,但故事結尾卻不是美好的童話結局,古斯塔夫第二次在火車上為Zero起身之際,不同第一次的結局,這次他遭到處決身亡。他對良善的堅持並未超越外在的暴力,外面的世界是更加險惡了。後來成為Zero妻子的阿嘉莎與其幼子,也在傳染病的肆虐下喪失性命。布達佩斯飯店也風華不再,在白雪山頭上看著時光的流逝,看盡世間的變化與無奈。

不過長大後的Zero,成為國家首富,他買下了這座凋零的飯店,每年他都會到飯店停留一周,住在當時還是門僮睡的那間小房裡,這是他保留心中美好價值的方法。聽了這故事的作家,寫下「布達佩斯大飯店」一書,留下對舊時光的美好記憶,後來他也成了國寶級的作家。片頭的少女讀的正是此書,故事其實沒有結束,古斯塔夫的那句名言「在野蠻的屠宰場上,還是有些文明的微光存在」其實一直流傳下去,成為故事中後續角色裡的信念與動力,而正是故事帶來的力量。

身為觀眾的我們,是故事最外層的接受者,而劇中每層的接受者,都用自己的方式把故事傳遞下去,我想這是導演與觀眾的互動,今天,故事到了你的身上,你打算如何處理它?

我們都非聖人,有的只是凡人的七情六慾、生老病死、但我們身上也有人性的良善與美德,《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提醒著我們在兇惡包圍、看不見希望的時刻,我們都有機會點亮自己,在黑暗的世界裡帶來一些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