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田洋次執導的《東京家族》是向小津安二郎《東京物語》致敬的作品,已是經典之作的《東京物語》敘述住在鄉下的平山老夫妻,風塵僕僕到了東京來看成年孩子的種種經歷,影片呈現了大戰過後的日本生活,也反映著新時代裡日漸疏離的親子關係。過了六十年,《東京家族》將故事架構搬至今日,再次透過平山夫婦的東京之行,說著日本社會的變與不變,也娓娓道出當代社會的家庭圖像。

平山夫妻的三個孩子們都在東京討生活,老大長子幸一是醫生,有著溫柔的妻子文子和兩個孩子,老二女兒滋子性子急,和老公經營一家美容店,年紀差兄姐一截的老三昌次則是父親眼中成不了大事的孩子,他從事劇場美術的工作,更讓父親對他不放心,兄姐也認為這老弟不牢靠,言談中常帶著輕視,只有母親對他顯得包容與疼愛。

父母這趟來東京,便是想看看孩子們在此生活的情況,並享受久違的家人團聚之樂。然而電影也很忠實地反映著孩子們的心境,大家期待父母的到來,但父母的來訪又並非沒有壓力,他們需要整理住家、調整房間分配、改變作息等等,而東京的生活節奏快、工作負擔重、住屋空間狹隘,從中我們見到了他們的熱情與好意,但有時也看見他們的不耐與無奈。

為生活繁忙的子女,沒空帶父母參觀東京。東京的人都很忙,兩老這樣自我安慰,後來他們安排父母自己住在飯店,減輕照顧的負擔,沒想到父母住了一天不習慣就退房。在飯店裡,外頭閃著霓虹燈光,照在兩個老人心裡卻是有股荒涼。

對比後來一晚母親獨自去住在昌次的租屋處,雖然房間狹小簡陋,但親情的互動讓人心裡卻是更加溫暖,也是那晚,母親認識了昌次的女友,紀子。兩人是在311賑災行動中認識交往,紀子的體貼與善良,馬上得到母親的好感,對於兩人想要結婚的計劃,也願意替昌次向爸爸當說客。只是沒想到,隔天母親就意外過世,這願望未能達成,這家人面對著死亡的衝擊,孩子們失去了母親,一向依賴妻子的平山老先生,此時只剩自己獨自去走生命最後的路程。

朋友曾羨慕平山老先生有幸福的人生,小孩優秀當醫生,生活看來美滿。但平山回答小孩又不在身邊,說不上什麼幸福。時代在改變,家庭形態也面臨衝擊,平山夫妻其實不想給小孩壓力,對於孩子無法陪伴,他們心裡或許有著失落,但行為上顯得接納與同理,這是他們表達愛的方式,也是他們接納自我老年生活的方式。母親死前曾說她很慶幸這趟來東京,這是母親的溫柔,就算孩子不能陪伴,但看見孩子都好,自己就能放心,人生似乎也足夠了。

一向沈默寡言的平山老先生最後也對紀子說了類似的話,當母親喪禮後,只有昌次與紀子在家鄉多陪了父親幾天,雖然關係緊張的父子幾乎無話可說,但他們的陪伴讓父親看見了昌次與紀子的善良,他對紀子說這是他過去從未注意到的點,而他對這對年輕人表示他最誠摯的祝福,他自己可以放心走了。

平山夫婦知道自己的時代就要過去了,知曉孩子在新時代裡要面對自己的問題,而新時代裡可能沒有他們的位置,他們選擇接受,他們選擇祝福。《東京家族》像是導演獻給這個日本的情書,山田洋次不僅向小津安二郎致意,這是他從影第50年的作品,似乎也可從中看出他對日本社會的觀察與期望,同樣是老年的他,知道新時代就要來了,生活形態在改變,價值觀在改變,科技變發達,物質更豐裕,甚至片中也反映著中國焦慮,如車站裡的中文廣播、飯店裡喧囂的中國旅客,這個國家在變化,但他希望人與人的溫情常存,那是家的價值,想想,那也不就是我們如此忙碌生活背後最終的目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