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你發現養了多年的孩子,其實不是自己的親身骨肉,而你的孩子現在生活在另個家庭,這時的你,會怎麼辦?

一通來自醫院的電話,讓野野宮良多(福山雅治飾)面臨了這樣的處境。六年前,當時的護士,為了發洩情緒竟然調換兩個家庭的嬰兒,六年後她吐出真相,但留給這兩個家庭一道難解的習題。

或許你希望自己的親生骨肉回到身邊?但要把從呱呱落地起就抱在懷裡、然後你看著他會爬、會走路、聽著他小小的嘴裡喊出一聲媽媽、爸爸的孩子還給他的親身父母,說來又是何嘗容易的事。同樣的感受,對另個家庭來說也是如此。兩家人在醫院的安排下碰面,試圖為這意外的衝擊找到應對的方法。

野野宮良多是事業有成的建築師,他帥氣挺拔、穿著體面有型,住在東京的高級住宅,開著名貴轎車,妻子野野宮綠是溫柔的家庭主婦,同時全心照顧六歲的兒子慶多。而慶多就像個小紳士一樣,打扮得整整齊齊、行事規規矩矩,任誰都會說他是懂事有禮的小孩,一如這個家庭給人的感覺,高雅、簡潔、內斂。

當野野宮良多與齋木一家碰面時,他其實是看不起對方的。良多與妻子早早就抵達會場,穿著也正式莊重。沒想到對方夫妻不僅遲到,一開口竟還先問賠償的問題,在良多眼中這種行為顯得粗俗不已。確實,這兩家人有好大的差異,就像活在平行時空裡的兩個家庭。

齋木雄大則在鄉下經營一間小水電行,妻子齋木緣在便利商店打工,他們帶著三個小孩,一家六口住在擁擠凌亂的小小屋子裡,相較野野宮家的嚴謹內斂,他們家做事自由隨性,不拘小節。相對野野宮家的富裕,齋木一家的物質生活顯得寒酸。良多也因此認為這不是能讓小孩接受良好教育的環境,他希望把自己的親生小孩,也是齋木家的長子琉晴接回身邊,甚至他對齋木說,他可以要一起養慶多與琉晴,然後他會付一筆錢給齋木當補償,此舉動惹惱了齋木,良多一直把齋木家視為粗俗之人,但其實他自己認為可以用錢打發的舉動,說來不是更加粗魯與諷刺嗎?

野野宮家,是一種典型的日本社會菁英家庭,丈夫忙於工作,努力為事業打拼,鮮少有空好好陪伴小孩,照顧小孩成了母親的責任,他們讓小孩上最好的幼稚園、讓小孩學鋼琴,期待小孩能變成他們想要的樣子,他們的家庭像有著好多的規則與框架,彷彿喝飲料時咬著吸管都是一種可被定罪的罪名。

齋木家雖然物質生活雖不富裕,但相較野野官家,齋木家有更多的笑聲、更多的色彩,丈夫就像個大孩子,跟小孩一起玩耍,一起洗澡,相形之下,良多和小孩的互動顯得嚴肅與冰冷許多,良多在意的似乎不是小孩的感受,他更在意的是他所追求的那些價值、他所創造出的形象。

就像良多的岳母曾對良多說的話:「你家太像旅館,我住不習慣」。野野宮與齋木兩家在經過頻繁互動後,決定讓小孩交換看看。琉晴完全不習慣野野官家的規則,雖然他可以有好多高檔的玩具,但以前他是個歡樂的孩子,在現在在這個優秀又嚴格爸爸的面前,他的笑容不見了,反而生活有好大的壓力。被換過去齋木家的良多,雖然有許多以前沒曾體驗過得快樂,但乖巧的他還是好想原本的爸爸和媽媽。

對幼小的良多與琉晴來說,誰是生父生母並不是最重要的問題,但他們過去活生生的生命經驗被大人中斷,那才是更難過的事。大人彷彿以為這種情感斷裂的痛苦不會發生在孩子身上,其實小孩需要的是情感的聯結與回應。

良多主導著事件的發展,卻始終忽略了其他人的感受,他無法體會妻子的痛苦,無法尊重齋木家的意願、也輕看了小孩的情緒。直到琉晴逃家、直到他發現慶多是多麼愛他時,那時才像打通任督二脈,這位總是高人一等的爸爸,才放下了自己的執著,他終於成了一個父親,一個對慶多來說,沒有人可以取代的父親,影片最後有著動人與充滿象徵的安排,父子倆人從分隔的兩條路邊走邊對話著,走著走著,原先隔開兩條路的樹叢消失,兩條路匯成一條,兩人也開始走在一起了。

我的意外爸爸,是一趟成為父親的旅程,而那不是條靠血緣自然形成,或用金錢、地位鋪成的道路,那是用情感與陪伴才能走到的地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