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電影《噢!柏林男孩》(Oh Boy),看似描述迷惘青年一日的倒楣生活,實則反映青年人在當今世界裡的姿態,裡頭有著浪漫青春的自溺,有著在殘酷現實裡的泅泳,這是縮影一日的人生遊覽。

這一早,尼可費雪從女友家中醒來,對於女友的關心顯得冷漠,他打發著女友說今天有許多事要忙,得匆匆離開,但空洞的眼神卻是透露自己不留戀的心意,他沒有明說,可在他心裏,這段關係彷彿已經成為過去式。

尼可要忙什麼呢?25歲,原念法律系,但已輟學兩年的他,其實並無特別的計劃。片中未直接提及休學原因,但從其高成就的父親口中得知他不滿尼可做事總是半途而廢、難以持之以恆的習慣,在意外得知尼可早已休學後,失望之餘也決定切斷他的經濟來源,原先一直資助尼可的父親認為這是讓兒子採取行動面對現實的方法。

而當不解的父親問尼可,過去兩年究竟在忙什麼時?尼可回答:「我在思考」,顯然,這不是父親滿意的答案。特別與父親身邊與尼可同輩的高學歷年輕特助相比,「思考」聽來像是逃避現實的理由,是生活失敗者的藉口。

尼可在思考什麼呢?為何他中斷了務實的法律課程、中斷了原先欲走的生涯路徑,成了在柏林街頭徘徊的哲學浪人?國中同學說過去的他對事物充滿熱情與想法,可是此刻的尼可卻顯得與世界格格不入,他說某天開始,周遭一切事物突然變得陌生,陌生意味著難以理解,或許也是如此,片中尼可多次凝視窗外,也許想要看清世界的樣貌、看出萬物運行的規則,但好像也在窗子的反射鏡面上看見一個模糊不清的自己。

面對陌生的世界,尼可已經看不清楚自己了,他不知道未來要往哪去,不知道順著原先道路走下是否真的是他所要的,他看見極富天份的演員好友,因為不想接爛戲,鎮日浸在酒吧裡等待好的劇本出現,而這是否也反映了他自己的消極姿態,背後有一種不願向世界妥協的固執,或說尚未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去面對不完美的世界。

尼可酒駕而被取消駕照,象徵人生道路前行的阻礙,故事用各樣的人物比喻青年面臨的處境與挑戰,心理評估師的刁難可能意味國家權力的霸道與控制、咖啡店員的推銷像是商業勢力的侵襲、父親白手起家的成功故事對現今時局裡青年像是不可及的神話、而納粹的陰影、國族歷史的包袱猶如幽靈繼續盤踞現代青年的心靈,就像片中瘦身成功的女同學,心中卻還是擺脫不了過去胖妞形象的自我認同。

比尼可更小的青少年沈溺在毒品的世界,但尼可到了毒販家中,也同樣找不到歸屬,反倒在與老奶奶的互動裡,從走過歲月痕跡的老人身上,他得著一股寧靜與休息。他沒在劇場觀看生產的陣痛戲時獲得重生,卻在片尾不知名醉翁老人的死亡裡得到甦醒。老人走過集體的荒謬歷史,隨著眾人的喧囂失去了自己,他是集體痲醉下的終極產物,最終倒在酒精中的悲劇人物,除了尼可,沒有人關心與在意。

一日過後,尼可其實歷經人生百態,過程中,一直想簡單喝杯咖啡的他,始終未能如願,而且反而得到的飲料都是酒,一路他都想保持清醒,但眾人似乎希望他喝醉,想想,這不正是許多青年人的心中的懷疑,大人編織的美好寓言,究竟是杯讓人清醒咖啡?還是令人醉醺的美酒?

片尾,尼可終於喝到了咖啡,這暗喻著他的改變與成長,或許經過這一日的所見所聞,就像場洗禮,有些東西在心中留下,有些東西離開,有些自我感覺變得清晰,有些世界裡的規則看得更透澈,這是他的覺醒時刻,世界確實不完美,但他得要拾起勇氣親身回應這個世界,不論是向世界妥協、還是走出一條自己的路。

我們不知尼可的下一步,但我們能問自己的是,我們是否喝到了那杯咖啡?是否在陌生的世界裡保持著一股清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