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師格」(Detachment),從一個高中英文代課老師的生活,帶出師者的群體畫像,電影可從兩個層面來看,一方面是這位老師與自己的命運對抗與掙扎,另一層面是見微知著地,從這所高中的處境看見整體教育事業的傾頹。

電影的最後一幕充滿寓意,主角在一間桌椅東倒西歪的教室裡,教室沒有學生,他坐在講台前–老師的位置,彷彿對著全班同學上課似地朗讀著愛倫坡小說裡的字句。

教師的工作,究竟是對牛彈琴,還是一種使命?這可能是每個站在講台前的人得自問的問題。

但這讓人想起薛西弗斯的神話,被宙斯懲罰的薛西弗斯,終日推著一塊大石上山,卻又不可避免承擔著大石到山頂後就從山頂落下的命運,於是他又推著大石上山,看著大石又落山,又推著上山,日復一日做著相同又看似荒謬的工作,。

這部電影既是用卡繆的話開場,那天的分享我就用了他另句話當結尾。
他曾說,「薛西弗斯應當是快樂的」,因為他知曉自己的天命,而存在主義心理學家Rolly May說,正是人類與自己的命運對抗之際,人們的自由、創造力、文明才從此而生。

希望我們在推著大石的同時,找到前進的意義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