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爾,34歲,特殊教育碩士畢業,在身心障礙服務處裡工作,上班的第一天,他對熱情奔放的女同事蘿拉一見鐘情,他們時會相約吃飯、逛街、出遊,丹尼爾隱約看出蘿拉的嘴角帶著的憂傷,但幽默的他總是能逗她開心。他們是好朋友,但對丹尼爾而言,他不想只當好朋友,他更希望自己是蘿拉的男友,他愛她,也渴望聽見對方同樣的回應,像是「我也愛你」。

只是他和蘿拉很不一樣的地方是,丹尼爾是名唐氏症患者。

染色體的異常,導致唐氏症在外觀上的明顯特徵,讓丹尼爾天生就顯得與眾不同。但相較於其他唐氏症患者智能發展較一般人遲緩的情況,丹尼爾的言行舉止與一般人差異不大,他從小在媽媽的訓練下,有很好的表達與理解能力,親密的家庭支持系統,也讓他有幽默善良的個性,喜怒哀樂也都可以在家庭中分享。學業成就上,他能念到碩士,也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他曾跟家人開玩笑說,現在的人生或許只差結婚就圓滿了。

對親密關係的渴望、對愛與性的渴求是人們天生的需求,不論身體健康與否,我們都有著自己需去面對愛與性帶來的功課。電影「性福療程」(The Sessions),即是描述重度殘障者透過性治療師來處理自身面臨之性議題的故事,超越了表淺的道德假說,我們反而看見人性深層的互動與溫暖。對丹尼爾而言,也有同樣的需求,他會看A片、他有性幻想,縱使他的心智年齡可能低於生理年齡,但這仍是座帶著慾望的血肉之軀,他的心,依然渴望得到愛情的滋養。

蘿拉是丹尼爾辦公室裡的單身女同事,跟男性互動較為曖昧,會與男同事發生一夜情,或在夜店裡尋歡。她的外表,她的熱情,對丹尼爾來說充滿魅力。部門裡的女同事們對蘿拉的私生活頗有惡評,對於陷入情網的丹尼爾則是抱以同情。丹尼爾的媽媽也不看好,認為自己的兒子被蘿拉那頭妖媚性感的金髮給誘惑,他們都擔心丹尼爾,這位在情愛裡涉世未深的天真男孩,是否能在浪濤洶湧的情海裡安穩自在的浮沈?

電影中另有一對唐氏症成人情侶,佩卓與露易莎,倆人因舞蹈課程認識而相愛,最後私奔,引起女方母親的不滿,母女起了衝突,露易莎一直反抗,最後對母親說:「我不是小孩,我是女人」,擲地有聲的一句話,一方面說著父母對於唐氏症孩子可能的過度保護,一方面也告訴我們,如果愛情是生命的一種滋養,那他們一樣擁有追求愛情的權利,為什麼我們認為她們不可以?

片中舞蹈教室老師為這對唐氏症情侶在公眾場合裡設立規則,或是丹尼爾後來用香蕉教導這倆人如何使用保險套,其實就是用開放理性的態度,幫助這些人們去面對自身的性議題。

這對情侶也可做為是丹尼爾與蘿拉關係的對比,佩卓與露易莎,雖面對外在的壓力,讓關係有所挑戰,但兩人同為唐氏症者,他們的身體面臨相同限制,他們的生命有著類似處境,看著他們一起跳舞時的契合,會想起加拿大電影《花神咖啡館》(Café de Flore),劇中有一段唐氏症小男孩與小女孩相遇的場景,兩個特別的孩子相知相惜,有著茫茫人海裡,終於找到靈魂伴侶的感動。但是丹尼爾愛上的不是唐氏症者,他愛上了蘿拉,那不是兩小無猜的天真愛情,他愛上了蘿拉,一個心思複雜的女子。

丹尼爾曾在平安夜裡向蘿拉表白,說完「我愛你」後,電話那頭傳來的卻是「聖誕快樂」。對為愛癡迷而期待回應的人來說,這句溫柔的祝福,此刻聽來卻是巨大的痛苦。

蘿拉無法回應丹尼爾的愛,但其實她無法回應的不只是丹尼爾。雖然她一直與男人發生性關係,但她說那不是做愛,羅拉的心不曾真的打開過,電影沒有明說,但父親帶給她的創傷,可能與此有關。丹尼爾曾經因為蘿拉說自己沒有家人時而感到難過流淚,後來蘿拉改說她其實有家人,但對她而言,家人跟不存在一樣,沒想到這時丹尼爾哭得更難過。丹尼爾的溫柔心腸,很多時候是融化蘿拉的心。

直到父親的過世,蘿拉返家處理家事,她染黑了原本耀眼奪目的金髮,這也象徵一段新生活的開始,在大嫂的話中,她流下了眼淚,有人終於能懂她離家的苦衷,也從大嫂轉述過世父親的話裡,得知父親祈求她的原諒,這時,過去的傷,才有了一個出口,她才有了空間得以存放她給予的原諒,當生命的傷口有機會癒合,她才有能力給去愛與被愛。

走過這回,她也才有力量去回應一路陪伴他的丹尼爾。但愛情要能天長地久,本來就絕非易事,那是許多主客觀因素的交互作用累積,又一路披荊斬棘的故事。電影的結局也不是想說愛情的承諾與關係的永恆,但至少有那麼一刻,他們真誠開放了他們自己,不論是身體,還是心靈,在那一刻,他們將自己交給了對方,在那一刻,他們都和過去不一樣了。

最後的丹尼爾,帶著笑意,在移動的車廂裡,往人生的下一站去,或許那也可說是回家的路上,他知道自己被接納了。他也知道,路上還會遇到很多的人,而接下來,他會用不一樣的自己,與她們相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