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神咖啡館

加拿大導演尚馬克瓦利(Jean-Marc Vallee )執導的《花神咖啡館》(Café de Flore),將兩段不同時空、看似毫無關連的故事,交互並陳串起了一場前世今生的情愛糾結。

一條支線發生在2011年加拿大的蒙特婁,男主角安東,宛如人生勝利組,他是知名DJ、有著帥氣外表、兩個神采飛揚的女兒,一個深愛他的美麗佳人,這樣的人生夫復何求?但鏡頭帶到他單獨一人時,你看見他的焦躁與不安,彷彿有股未明的暗流隱身在光彩的外殼裡。

當他與心理醫師晤談,我們才知那股暗流是心中對於前妻的虧欠與不捨,曾經安東與前妻卡蘿就像是對靈魂伴侶,不論身體與心靈都曾緊緊地相擁在一起,他們在搖滾樂的聲響中攜手走過彷徨懵懂的叛逆青春,他們共組家庭,生養了兩個女孩,但就在這樣的幸福美滿之下,安東遇見了人生第二個靈魂伴侶–羅絲。當空間梁繞著「花神咖啡館」的醉人旋律,羅絲出現在安東的眼前,她舉手投足間的性感不羈,瞬間虜獲安東的心。當時未有聯繫的兩人日後竟又在戒酒無名會裡巧遇,這次他們沒再錯過機會了,兩人心想那是命中註定的安排,彼此都是為了此刻的相遇而生。

心理醫生曾問安東,是什麼讓他選擇第二個靈魂伴侶而離開了第一個?安東沒有回答,也許,一方面愛情的魔力,他難以名狀,另一方面對於與婚姻關係結束的傷害,自己也難以面對。他後來與因此生氣的女兒說到,自已雖然愛上了羅絲,但不表示他對孩子的媽沒有了感情,他有了新的幸福,但過去的關係依然糾纏著他。

孩子的媽卡蘿,在安東離開後,像是失了魂的人,哭泣、悲傷地大吼、時常夢遊,每晚得靠藥物才能入眠。安東是她從年輕時就依附的對象,相遇的瞬間,她就愛上這個男孩,他是她唯一的靈魂伴侶,也因此當發現自己不是對方的唯一,當她發現原來他們的愛情並非天上永恆耀眼的恆星,只是光彩一現如今墜落的流星時,那是重重摔落粉身碎骨般的痛。

電影的另條支線卻是從1969年的巴黎開始,賈桂林產下了一個唐氏症嬰孩羅宏,孩子的爸難以接受他的與眾不同,因而離家,留下不向命運低頭的母親獨自撫養羅宏長大,堅強的母親發誓要守護這個孩子,她對歧視的人們吼叫,要羅宏學拳不被欺負,帶他去一般學校,希望他像一般孩子一樣的長大,她將所有的心力都投註在羅宏身上,這個小孩是她生活的全部了。每日起床,羅宏總是吵著要媽媽泡咖啡,同時放著「花神咖啡館」的唱片,這成為母子時光的親密儀式。

直到羅宏七歲時,班上來了一位同為唐氏症的小女孩薇若,兩人宛如一對小情侶般一見鍾情,整日黏在一起,喊著他們不願分離,相同情況持續發生讓賈桂琳煩心,薇若打破了原本賈桂林與羅宏兩人世界的秩序,賈桂林的失落與擔心,一步一步讓她著了魔,她愛羅宏,但無法接受羅宏的心朝著薇若,原先最無私的母愛,最後卻成了捆綁羅宏的鎖鏈,導致最終的悲劇發生。

兩個不同時空的故事,交錯編織成這部電影,重疊的是花神咖啡館的音樂,和愛到放不了手的情感。卡蘿尋求靈媒協助,希望能夠理解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遭遇與痛苦,於是,超自然的前世今生頓時連結了兩條支線的關係,卡蘿在賈桂林身上,看見為愛偏執的模樣,她發現自己是賈桂林,安東是羅宏,前世她沒讓羅宏自由,這世她得學習放下,在前世的故事裡,卡蘿找到了生命苦難的解釋,看見過去的悲劇讓卡蘿獲得放下的力量,她接受了那些情愛裡的痛苦,讓生命得已繼續前進。

我們不一定能理解前世今生的玄理奧秘,不過作為觀眾的我們,卻是見著故事的力量。面對生命的困境,我們都需要一個故事,來理解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那故事可能是命理、是宗教信仰、心理諮商,是他人的生命經驗,我們都在故事中找尋自己的經驗,一旦找到相對應的位置,好像自己的混沌也找到了安放的所在。於是,我們有力量知道自己可以怎麼選擇,或不怎麼選擇。

花神咖啡館用迷人的音樂,精彩的敘事蒙太奇,邀請我們去觀看自己生命裡的破處,那裡存有的難解與糾結,在這部電影故事裡,你是否找到相愛與放下的勇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