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這東西我明白,但永遠是什麼?」 ~羅大佑《戀曲1980》

有人說愛情在關係未明的曖昧時候最美,那種若有似無的微妙情愫騷動著渴望愛情的心。但一段模糊不清的親密關係,有時卻也是人們受苦的來源,一旦一方想突破曖昧關係的危險平衡,試圖從幽暗走向光明,卻得不到對方同等的回應時,關係的天平就傾斜了,那些過去讓自己心跳的戀愛徵兆,此刻反倒成了自作多情的難堪,那種真心換絕情的打擊,彷彿活活地要將自我吞噬。借用羅大佑在《戀曲1980》所寫的一段歌詞:「今天的歡樂,將是明天創痛的回憶」,昨日戀人纏綿的浪漫,在人事已非的今日裡只是痛苦的記憶。

由好萊塢新生代才女才子柔依黛絲香奈 (Zooey Deschanel)、約瑟夫高登李維(Joseph Gordon-Levitt)主演的電影《戀夏500日》((500) Days of Summer),透過男主角Tom的視野,描述他與女主角Summer相遇500日裡發生的故事,然而這是浪漫甜美有著幸福結局的童話愛情故事嗎?電影藉著旁白的口開宗明義說了,這不是個愛情故事,這只是一段關於愛的故事,帶著甜美,也帶著殘酷。

對Tom而言,甜美的是兩人相處有深刻難忘的記憶,Summer滿足了他對愛情的所有想像,他們喜愛同一支搖滾樂隊、攜手在IKEA裡玩角色扮演、他們聊天、親吻、做愛,做了所有一般情侶都會做的事,這是Tom想要的愛情,Summer就是他的真命天女。但殘酷的是,這段他全心投入的關係,在Summer心中卻非如此,甚至,連情侶都不是。

Tom的痛苦,大概是所有掉入愛情漩渦中的人們最怕遇上的事,原來關於「我們」(us)這回事,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在對方心中的「我們」卻不是同一回事,於是當Tom看見那張「I love us」的卡片,就顯得格外心碎。

Tom極力想找出關係生變的原因,是對披頭四成員喜愛的程度不同?還是對於電影《畢業生》裡的結局和Summer有著不同的感觸?過去每個細微的眼神與動作,現在都可能是關係裂痕的線索。

一段定位清楚的愛情關係是Tom想要的,他的愛情信仰告訴他,只要遇見真命天女,人生就會快樂。他相信愛情的救贖、相信命運之神的指引,但卻愛上不信任愛情、不相信偶然與巧合神話的Summer,Tom需要彼此的承諾來確認關係,Summer只憑感覺行事,相處快樂才是她對愛情的最高指導原則,她無法給出承諾。愛情DNA完全不同的倆人,似乎也註定走向沒有明天的未來。

諷刺的是,雖然Summer打破了Tom原先對愛情的理想圖像,摧毀心中對浪漫關係的建築藍圖,但Summer自己最終卻是相信了愛情,遇見她的真命天子,給出承諾嫁作人妻。而面對自己不是對方理想對象的挫折,對Tom又是一次嚴重的打擊。

當代心理學巨擘R.J.Sternberg,將愛情分為激情(Passion)、親密(Intimacy)、承諾(Commitment)三個元素,提供了我們一種觀看愛情的視野,可用來檢視自己對愛情的需求,也可了解對方對愛情的態度。我們無法決定對方想要什麼樣的愛情,但我們能做的是了解她,然後問自己這是否是你想要的。

Tom曾說流行音樂、電影、卡片這些東西害了他,讓他對愛情存著美麗幻想,這些是建構他愛情信念的素材,和Summer的關係結束後,他離開了替人表達情意的卡片公司,重新去面對自己熱愛的建築,而他這次不能再藉第二手資料。他得重新並親身投入去尋找與建立自己失去的信念。

兩位演員精彩的表現,讓這片更顯得清新生動,電影時序跳躍的敘事手法,也讓觀眾化身為關係偵探,從四散的片段中找出關係演變的路徑。有趣的是,這種時序雜亂、悲喜交錯的說故事方式,就像真實在聽一位失戀者的陳述,或許,關於失戀的故事,總是難以說個清楚吧,總有太多疑問,和更多無法得知的答案。但只要說著、說著,把故事好好說完,說盡關係裡的春夏秋冬,也許我們也能像Tom一樣,500天後,他終於有機會脫離這場夏日風暴,往人生的下一個季節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人在世界裡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