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克里斯凱爾(Chris Kyle)是美國軍史上的傳奇狙擊手,在伊拉克服役十年,總計射殺了160名敵人,被譽為是史上最致命的狙擊手,也是敵人口中的「撒旦」。令人唏噓的是,槍林彈雨的戰場沒奪走他的生命,卻在回到家鄉後,喪身在一位精神異常退伍軍人的槍口下。

電影《美國狙擊手》將凱爾的故事搬上大銀幕。影片的第一幕,導演就把我們帶到煙硝彌漫的戰場,並丟給我們一道難題,透過凱爾槍桿上的瞄準器,我們看見槍口正對準著一位伊拉克女人與她的孩子,究竟她們是平民還是威脅?這類叫人難以回答的問題,卻是每位狙擊手每日得瞬間判斷的選擇題,一個結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生死決定。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音樂學院新鮮人安德魯一心想成為頂尖鼓手,當人去樓空後,他獨自在空蕩的練團室裡繼續揮舞著手中的鼓棒,擊打出劃破寂靜的鼓聲。然後,魔法般奇蹟發生了,學院裡的傳奇指揮佛列契竟站在門外,我們不知是鼓聲吸引了他?他是否聽出了點點鼓聲中的可塑之性?還是安德魯努力練習的身影吸引了他的目光?他看見一個年輕樂手的企圖心,看見年輕樂手追求成功與卓越的渴望?而佛烈契清楚知道,追求卓越的渴望正是接受嚴格訓練的心理溫床。天份重要還是努力重要?對音樂家來說一直是爭論不休的主題,一開始,我們也無從得知這位大指揮家的心理,究竟他看見的是安德魯的天份還是努力,但他給了安德魯機會,讓安德魯進到自己的樂團。但夜半空樓的鼓聲,召喚來的是天使,還是魔鬼?

安德魯當然興奮不已,這是他人生最好的機會,能夠進入一流的爵士樂團,在大師的指揮下,與其他頂尖樂手一起合作演出。借用心理學家A.Maslow的話,這就像是安德魯人生的「高峰經驗」,可能已是他生命的一種「自我實現」。他以為自己爬上人生之巔,以為自己敲開天堂之門,但沒想到實際走一遭後,才發現這裡更像是地獄的入口,而佛烈契可不是什麼心靈導師,他是無間地獄裡的魔鬼教頭。充滿權威的他令所有團員畏懼,他說一,沒人敢說二。若是團員拍子不對,換來的不只是他的咆哮濫罵,甚至連椅子都會朝你臉上飛來,他信奉的是「鐵的紀律」而非「愛的教育」。片中多次提到查理帕克與喬瓊斯的故事,佛烈契認為因為有喬瓊斯不近人情的鞭策,才讓查理帕克發奮圖強後來成為舉世聞名的爵士樂手。這例子對佛烈契來說像是至高的個人神話、像是充滿神諭的聖經故事,他自詡是喬瓊斯,用抹滅人性般的方式打擊羞辱著團員的自信與尊嚴,逼其挑戰自己的極限,這是他相信邁向成功的真理之路。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