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面對悲傷的方式都不同,你是怎麼面對?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Wild)裡的雪兒背著沈重行李,獨自踏上太平洋屋脊步道(The Pacific Crest Trail)。她曾在悲傷中迷失了自己,性愛與毒品只是痲痹她的感覺,但從沒減輕她的痛苦。

而這一次,她決心走上曠野,一條全然陌生與孤獨之路。但她要面對的可不只是險峻的天氣與地形,在那裏,她只剩下她自己,一個最真實赤裸的自己,她要面對面的,是那些想躲卻無處可躲的感覺了。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