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cent_Wants_to_Sea-500766370-large.jpg

德國電影《文生去看海》(Vincent will meer),一開場就是主角文生母親的喪禮,文生患有妥瑞氏症,症狀是身體不由自主地抽動、發出怪聲、無法克制地口出穢語、髒話。而在莊嚴肅穆的喪禮上,文生的症狀卻是不停干擾典禮的進行,眾人也投以異樣眼光。難忍的他,這時只好走出教堂,自己一人在外頭哭泣,而你聽著他不飆說出的髒話,分不清現在是症狀的發作,還是痛苦的自責,但那樣子都叫人心疼。

改編真人真事的美國電影《叫我第一名》(Front of the Class),主角Brad Cohen也是一位妥瑞氏症患者,片中也有類似情景,當Cohen去參加過世學生的告別式時,他卻獨自一人站在教堂外頭,他很想進去參加、但又怕造成他人困擾,他在外頭哭泣的模樣,同樣令人心酸難忘。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係的邀請與建立(交大20180321) .001.jpeg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甜蜜危機(銘傳 20180316) .002.jpeg

「我愛你,不是因為你是誰,而是在你面前,我可以是誰。」《剪刀手愛德華》

上週五在銘傳大學演講,主題是「甜蜜危機:談過度追求」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你未來的人生,現在一次展現在你眼前,你看見那是一條悲喜交錯的路,而路上有無可避免的分離與痛苦,此刻的你,會走上這條路嗎?

2017年的電影《異星入境》(Arrival),描述12艘來自太空不明飛行物體從天而降,來到地球。引起人類恐慌,人們不知道對方是誰、為何而來、有何目的,其中最大的擔心是,我們的生命是否會遭受威脅?一如過去人類社會的殘酷歷史,不同文明發展程度的族群相遇時,總是優勢的一方迫害著弱勢的一方,而現在的人類,體驗到自己是弱勢的一方。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不知道底線在哪裡。」Sloane曾這樣說過。

Sloane是美國政壇知名遊說客,是業界裡的佼佼者。在客戶前她專業俐落,再困難的案子到她手上,她都可能扭轉乾坤、化黑為白,將不可能變成可能。在公司裡則是氣勢非凡,同事對她滿是敬畏,無不佩服她的思考與行動。而她的遠謀深算,攻其不備,更是讓對手陣營感到頭痛,當你的下一步總被她精準預料的時候,實在叫人沮喪。

文章標籤

metaw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